秋窗风雨 发表于 2019-4-4 09:10:28

百味人生--留在苏州的记忆(1)

本帖最后由 秋窗风雨 于 2019-4-4 10:48 编辑

苏州是我向往已久的地方,过去从没有来过这里,之所以说是向往已久,不仅仅因为它是被称为人间天堂的城市,更重要的是由于我对《红楼梦》的喜爱,书中将黛玉称作姑苏林黛玉,这里是林黛玉的家乡,有书中提到的阊门,有十里(势力)山塘街,而这阊门外的十里街一带,便是书中提到的“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走进这座城市,如同走进了小说《红楼梦》中的场景。

许多文艺作品中,只要提到江南大多是苏州、杭州、扬州、南京这些城市,但说到苏州,秀丽的杭州可与她一比,地理位置也不如具有皇家气势的南京,更有“江南忆,最忆是杭州”的诗句,但曹雪芹在他的旷世奇作《红楼梦》中,偏偏青睐这块土地,将苏州作为开篇的正文: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一偶有处曰姑苏,有城曰阊门者,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只寥寥几笔便将人们带到这个繁华昌盛之地,温柔富贵之乡。

关于苏州,史料中有这样的记载,很久以前,苏州地区一场洪水久久不退,禹到这里查看灾情,他的助手名叫胥,在治理洪水中,协助禹治水有功,被封于吴,既苏州,故名其地曰故胥,古代吴语念“胥”为“苏”,后世转音为姑苏。之所以称苏州是人间天堂,主要是由于这里的园林特色和发达的水系所带来的气候湿润,现在还有很多人称之为宜居城市,其实很多人并不知道或者被忽略的是,这里的气候非常潮湿,尤其是到了冬天,阴冷潮湿,古人称之为湿邪之地,并非适合居住的,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的观念也在发生着变化,更重要的是人们学会了对付湿邪的办法,但是外地的人、尤其是北方人来到这里,还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

2012年的年末,我带着简单的行李,坐上了开往苏州的动车,距离上次外出工作已经有十年的时光了,...

2002年前,我先后在上海和深圳工作了五年,因而对上海和深圳有了一定的了解,领略了上海和深圳的生活习惯和风土人情,上海人细腻和谨慎的性格中缺少了深圳人的洒脱和大杂烩城市所拥有的大度与宽容,在深圳的那段时间里,我先后在凤岗和深圳市里工作,那时候进入深圳还要边防证,凤岗离东莞不远,大概有二三十公里的路程,有一次我要去深圳市里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由于边防证已经过期,无奈之下,我藏在面包车后面的行李下面闯关成功,这是我第一次冒着可能被拘留的危险做了违法的事情,一旦被发现,后果一定是比较麻烦的,好在无惊无险,进关时,所有人都要下车,我藏在行李下面,边防武警在查车的时候没有将行李翻开进行检查。


上海总是像一个整装待发的战士,充满了雄心壮志,永远走在潮流的最前端,使得每一个过客都不得不跟上它的脚步,就在那年,1998年,我走近了它...我们干的那个项目叫“浦东新区管委会工程”,工地傍边的一条新修的道路,一直通向高桥,通向大海,傍晚,我一个人走在街上,第一次品尝到举目无亲的滋味,第一次有一种孤独的感觉,我像一个在人生路上受了许多委屈的人,...

随着时间的延长,我的活动范围也随之大了起来,我来到了南京路,我走到了外滩,打那以后,外滩成了我经常去的地方,我从小在湛江长大,喜欢水,喜欢船,在这里,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船只,走在这里,可以舒展我心情,可以缓解我对家的思念。

那天傍晚,我在黄浦江边欣赏着过往的船只,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先生,需要陪陪吗?一块聊聊吧?...”我看了她一眼,摇摇头,婉言谢绝了,尽管如此,在她离开的时候,我还是回过头去,看着她走远的背影和那姣好的身材,我好像看到了在她的身后,有弟弟妹妹在等着她挣来上学的学费,我好像看到了在她的身后,有一对老人需要她的抚养,我宁愿把她想的好一些,我感受到了人生啊,就是有许多的无奈...

“他乡遇故知”被人们称为人生四大喜之一,在刚去上海的那段日子里,我的情绪非常低落,忽然有一天,在工地听见有人叫我:“这不是老蒋吗?”我转身看去,惊喜地叫道:“刘春和,是你吗?”
他说:“是我呀...”
原来这是我几年前在北京的项目上,曾经一起合作过的分包的小头头。
我第一次体会到“他乡遇故知”所带来的喜悦。就在当晚,我们一起吃的饭,席间,又见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倍感亲切,都是出门在外,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却又曾相识,一时间,曾经的孤独感和见到老朋友的喜悦交织在一起,那心情啊,就别提了,...

吃完饭,大家在一起唱歌,那年有一首新歌挺流行,歌名叫:“我听过了你的歌”歌词是:“我听过你的歌我的大哥哥,我明白你的心你的喜怒哀乐,我是否可以问问你的姓名,因为你是我的知音,我又多一个朋友,...”

在点歌的间歇中,还放着当时最流行的“泰坦尼克号”的音乐,他们都说好听,因为我还没有看过这部电影,也没感觉到有多好听,后来看过之后才知道它的美。

这是我来到上海后最开心和难忘的一天,夜深了,大家依依道别,把我送回驻地已是午夜时分,仰望天空,月明星稀,...

在凤岗和深圳的那段日子里,我先后参加了康佳和三星的扩建项目,康佳扩建项目是在凤岗镇旁边的山坡下面,规模16万平方米,小小的凤岗镇并不热闹,一条老街没有什么特色,是平平淡淡的那种。我们的工作性质免不了经常和供应商打交道,与上海相比,这里的供应商非常热情和大方,他们的信念是有钱大家赚,因而请我们喝酒娱乐的机会也多,和我同在一个办公室的老冯比我长十几岁,喜欢喝酒,一天不喝酒就难受,如果有三天没有人请客,他就要向人家发出提示:“是不是找个地方吼一吼?”,就是找个地方唱歌(卡拉ok)的意思,其实就是想喝酒了,工作之余,我们除了在小镇上闲逛,就是与同事在一起喝酒聊天,作为同事,什么廉政不廉政的,小人物不管那么多,出门在外,都不容易,跟着走就是了,我们还经常能够看到项目上的头头们也是经常出入吃喝玩乐的场所,都是在接受别人的请客,那神气,那走路的姿态理直气壮的,甚至能够听到和看到他们和我们同在一个场所就餐,只是不在一个包间而已,后来他们也知道我们经常有这种接受宴请的事情,那年月,谁管谁呀?

深圳是海洋性气候,冬天不冷,夏天不热,比上海的气候条件好多了,98年我在上海,可是领教了上海的炎热,警察的胳膊上绑一条毛巾,就是为了察汗,在北京绝对见不到这样的情景,在深圳也没有见到过,好在我住在浦东陆家嘴的崂山旅馆,空调二十四小时不停,一开就是几个月,相比之下,我更愿意和喜欢深圳这边的海洋性气候,至于凤岗,大家经常这样讲,如果不是改革开放,如果不是因为工作,恐怕一辈子也不可会到这里来,....(待续)










gln1959 发表于 2019-4-4 11:17:38

谢谢分享

咪咪贝贝 发表于 2019-4-4 16:12:10

不错不错

高山_流水 发表于 2019-4-6 15:33:43

感慨万千。

秋窗风雨 发表于 2019-4-7 06:59:53

高山_流水 发表于 2019-4-6 15:33
感慨万千。

:handshake没事的时候写着消遣,免得将来得老年痴呆{:1_1:}

秋窗风雨 发表于 2019-4-7 07:01:05

gln1959 发表于 2019-4-4 11:17
谢谢分享

:handshake

gln1959 发表于 2019-4-7 11:25:07

秋窗风雨 发表于 2019-4-7 07:01


不客气。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百味人生--留在苏州的记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