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窗风雨 发表于 2019-4-9 10:50:24

百味人生--留在苏州的记忆(2)

本帖最后由 秋窗风雨 于 2019-4-9 12:44 编辑

列车朝着苏州的方向飞奔,这是2011年末的一个夜晚,...

这是一趟北京开往上海的动车,它承载着我未来五年的心愿与梦想,承载着我对家人的惦念与嘱托,夜间行车,车窗外是一片移动的模糊的原野,天地之间仿佛笼罩在一个巨大的帷帐下面,由于对苏州这边的情况不明,因而没带什么行李,只带了些日常用品和换洗的衣物,想的是过去看看再说,算是轻装简行吧。


让我唯一感到安慰的是,好在用不了一两个月就要过春节了,也就是说我这次出行的时间不会很长,很快就会回家。更让我感到宽慰的是,这次出来是去朋友介绍的一个私企工作,这与在原单位外派有着本质的不同,前者有着很大的随意性,好就多干些日子,不好随时都可以回来,后者则是身不由己,开始还担心到这边之后原单位又有派遣和安排,毕竟是这个单位的职工,一旦召唤就会让我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后来的结果证明当初选择去苏州是正确的,原单位早已把我们这群待岗的人丢在一边,除了每月开点基本工资以外,其它一概不问,正如凡事都具有两面性一样,有不好的一面,就会有有利的一面,一扇门关闭之后,必然会有另一扇门为你打开,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人生就是在努力地、趋利避害地寻找对自己相对有利的一面。相比其它待岗人员,我下岗的时间还算是比较晚的,原因是我的计算机水平还不错,能够适应当前岗位的需要。

车厢内,人们如同被禁锢在整齐的座位里,这趟列车全程需要十几个小时,长途旅行,人们自觉不自觉地选择了半躺半坐的姿势,使得座椅的前端在人体重量的作用下而下沉,久坐之后反而让人觉得非常的劳累,其实那个座椅的前端在人体半坐半躺的姿势下应该微微上翘才能让人感觉到舒服,如同理发馆的座椅一样,放倒之后不会给人一种往下滑的感觉,显然设计者们没有在这方面多下工夫。

动车行驶的很平稳,车轮滚动的声音让我难以入睡,人虽然半躺半坐地在椅子上,思绪却不停地缠绕着我,岁月的磨砺让我从青年变成了向老年过度的年龄,哪成想,临老临老,却又要离开家门投奔到背井离乡的漩涡里,而天亮之后,我将面对的将是一个怎样的工作环境和情况,尽管这一切都是有所感知的,但在这一时刻没有到来之前,似乎又有着诸多的不确定性,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只有经历了才能知道结果,才能决定是留还是去。

天渐渐地放亮了,列车已经行进在江苏的大地上,在徐州停车的时候,我还特意地走下站台,尽情地呼吸着徐州的空气,感受徐州带给我的好心情,我终于踏上徐州-这个兵家必争之地了。想到当年淮海战役的中心就是这里,不免感慨一番。

在解放战争的三大战役中,淮海战役是比较难弄清楚的一个战役,从策划到结束,其过程错综复杂,枝节横生,其精彩有趣之处不让三国,我时常为这个战役的精彩之处而感到兴奋不已,我总在想, 假如没有济南战役、孟良崮战役这样的几个大的战役的胜利,解放军就不会有那么多好的武器,没有好的武器就意味着粟裕所部将付出更大的牺牲,带来的后果是能够啃下黄兵团,换句话说如果没有上述战役的众多缴获作为支撑,粟裕敢不敢打黄兵团都很难讲了;如果黄百韬不去等待在海州的原九绥靖区之44军、100军到达之后一起回撤徐州,假如没有何基丰张克侠的起义所造成的黄兵团侧翼的空虚,假如在两年前没有刘邓大军挺近中原,淮海战役能否打成都是问题......

正是由于对淮海战役的研究,让我对徐州有着特殊的情感。其次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几十年前的一个老邻居,随父亲回部队后就住在这里,我们时常还有联系。尽管我后来多次途经徐州,但都是来去匆匆,尽管我们至今没有见面,但每次路过这里都会想到她,都会由于距离的拉近感受到一种温暖。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行程,上午九时许,列车抵达了苏州站,这里距离北京有一千多公里,明显的比北京缓和了许多,我终于踏上了苏州的土地,我将在这里开始我新的人生经历。在车站的出站口,朋友早已等候在这里,他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几年不见略微显得有点发福,寒暄之后,我们驱车向市区行驶,没想到在国企工作了几十年,临了,还要投亲靠友地找工作,怎不叫人心里一阵阵地发酸,原来引以为自豪的国企,如今也顾不了它的职工而任其漂流了,有人说这就是人才流失,可人家偏偏不在乎这些....


待续....









百事通~ 发表于 2019-4-9 15:02:03

2011年,一身八年前了……

秋窗风雨 发表于 2019-4-9 15:45:00

百味人生--留在苏州的记忆(2)

百事通~ 发表于 2019-4-9 15:02
2011年,一身八年前了……

笔误,应该是2012年底,多谢...:handshake









高山_流水 发表于 2019-4-9 19:46:37

{:guzhang:}{:guzhang:}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百味人生--留在苏州的记忆(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