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友圈

搜索
查看: 88205|回复: 86

杀人者,邓宝器(长篇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6 22:2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倦客 于 2015-5-6 22:28 编辑

声明:此连载为作者原创,欢迎监督,在望京网与作者御风啸谷的微信公众平台同日同步首发。

杀人者,邓宝器(一)
老子今天挨了两次打,都是被女人打的。

第一次是被卖普洱的金小溪打了一耳光,说我偷她盒饭,我呸!
第二次是被卖崂山茶的钟瑞桂踹了一脚,说我抢她生意,我呸!

得亏哥们儿我还练过,这有什么啊!哥们儿还不是轻松接下来这望京茶城里两大高手赫赫有名的南拳北腿!

今天周末,本来一大早心情挺好的,都是田燕给搅的!

快到中午的时候,我实在有点儿扛不住了,对田燕说:“店里你再找找,还能找点儿钱没?赶紧给我买个盒饭吃。”

田燕撇撇嘴:“邓总,抽屉钥匙不是你拿着的吗,都三个星期没开张了,最后的毛票和硬币还是上个星期六找出来的,你去乐天玛特买馒头和豆腐乳花完了。”

我长叹:“是啊,积钱犹如针挑土,用钱犹如水冲沙啊!时不利兮骓不逝……”

邓总,你又吟啥啊,难懂!直接说花钱比吃屎还容易,挣钱比吃屎还难得了!”

我皱眉道:“庸俗!俗!你们年轻人啊,不珍惜青春好时光,不专研业务知识,不务正业,成天盯着手机……”

田燕不听,一转身自己跑到屏风后面的仓库去了。
过了一会儿,一股煮鸡蛋的香味就飘过来。

各位看官!可能您比较奇怪,为啥煮鸡蛋都能煮出香味?

请清茗堂堂主——邓总,来语重心长地告诉您:只因为你没有饿极了的时候,一个人但凡饿极了,别说一股10里以外的炊烟,就是10米以内的人放出的一个屁,他也能精确地依靠嗅觉分析出头天晚餐的食物构成。

没有在凌晨翻过钱包和所有的衣兜裤兜,不足以语人生。

老子强压饥火,却又按捺不住怒火,故作风轻云淡娓娓道来地说:“田燕啊,我不是限制你煮鸡蛋,我是要你提高消防安全意识,咱们店是茶叶店,你用电器煮鸡蛋要是着火了怎么办?”

田燕说:“邓总您快别说了!当初不是说好的包吃包住一周双休带年假底薪5000起还带提成的吗?……结果搞得我现在自己带吃的来……你还要扣了我2000块钱的保证押金,说什么这个店里都是古玩瓷器和高档茶,万一我跑了咋办?结果我眼睁睁地看着这2000块被你花了,说实话邓总我现在还怕您跑了呢!”

小鬼!淘气!”我撅着嘴,一脸不高兴地说。

田燕拿出来两个鸡蛋,我心里那个气啊!以前还是四个的!还能给我分两个,后来三个我能分一个,现在呢?!哼!真是再凉不过人心啊!

田燕剥开一个鸡蛋,还是觉得不落忍,又递给我一个:“邓总您还是吃点儿吧”

我一脸正气,说:“没事,不饿,我再泡点儿茶喝!”
就这样,我眼睁睁地看着田燕在我面前吃了两个鸡蛋。

田燕满足地地抹了抹嘴,看着我为了掩饰尴尬不停地喝茶,说:“邓总还是别喝了,越喝越饿,你又这么瘦当心喝多了出事,再说茶也是要成本的啊!”

呵呵,哪里,你不懂,午时喝茶是养生的关键……”

得了吧,邓总,我给您支一招,让您中午能吃点儿好的!”
啥招?”

现在都是在网上叫外卖,而且特别便宜。”
唉,便宜也得花钱啊”

谁让您花钱啊,我看金小溪每天都在网上订餐,一会儿就有送外卖的来,这都在网上支付过了,您去把这盒饭截下来……您琢磨琢磨,您这不就有吃的了吗?”

杀人者,邓宝器(二)

“你这个女娃怎么能出这种主意?这是品质问题你知不知道?田燕啊,我多次强调过,人穷不怕,怕的是没骨气!人家朱自清你知道不?宁可饿死!不领美国救……”

“邓总,时间不多了,人家卖外卖的马上要过来了”

“来就来呗!算了,不跟你说了!夏虫不可语之冰,不可理喻!我出去走走,消消气!”

…………

我假装在茶城外面来回踱步,远远地看到一个帅哥提着外卖盒饭走过来,我截住他:“小伙子是给望京茶城B502号“普洱陈韵”店送的外卖吧?怎么这么慢啊?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啊!把盒饭给我!”

“你是金姐的啥人啊?”帅哥比较迟疑

“啥人?老子是她老公!”我气势汹汹地吼道,一把扯过盒饭,转身就走,走了两步,我又转过身来,对着发愣的帅哥威胁道:“今天这事儿就算了,快回去吧,下次要是再送得这么慢,老子告你老板去!”

。。。。。

我拿着盒饭,有些犹豫。

eat  or  not eat,it is a question!

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我数了数,整整四盒盒饭!饭菜的香味飘进我鼻孔,像往里面扔进了一颗手榴弹,肠胃早已炸开了窝,我浑身虚汗如雨,饿啊!

靠!我怕个屁!整个茶城一两百家店,她金小溪往哪儿找去?!

…………

半个小时以后。

我吃得饱饱地,慢悠悠地往自己的“清茗堂”走去, 失业了很久的肠胃咕噜咕噜地、欢快地展开着消化工作,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如此惬意!

今天阳光明媚,街上人来人往,每个人都傻逼似的似笑非笑地走着,我不禁有一种感动,更有一种冲动,生活如此美好,我爱你们!

还没走到店门,远远地就听到金小溪和田燕在店里面飚高音,周围几家茶叶店的老板和店员兴致勃勃地围观。

还有人叫着我的名字,这是到了中国好声音的导师环节了?

“邓宝器去哪里了?!你说!他是不是把我盒饭劫了?”

“邓总去哪里又不跟我汇报!你满世界找他你算干嘛滴!你是秦香莲吗?”

啧啧,田燕还是不错的,虽然有时候人不太机灵,但临危不惧,关键时刻顶得上!敢打敢拼!

隔壁卖大红袍的张天狮看我过来,开心地对着店里叫道:“别吵了别吵了!邓总回来了!”

评分

参与人数 4威望 +42 收起 理由
百厘马 + 4 duang~duang~duang!
MALIJUN + 4 好帖,我不支持谁支持!
黑桃A + 24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雪青 + 10 看得我也是醉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5-5-12 20:4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 发表于 2015-5-12 20:30
,不合格,惭愧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2 20:3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十一)
我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不知道是该潇洒地一笑而过呢,还是马上跟她们翻脸!

我很想一笑而过,这符合我装孙子的原则,这个原则可是我安身立命之法宝啊,茶城里谁不知道邓宝器是个赫赫有名的演技派?

但今天的事情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真他妈是太累了,像今天这样的表演强度和复杂程度,刘德华连试镜都通不过,梁朝伟得立马崩溃,好莱坞的金凯瑞也绝逼得请病假!老子容易吗?!老子也是有自尊心的!今天已经够倒霉的了!不但肉体上被蹂躏,还要被你们两个绿茶婊在精神上摧残!

我古怪地似笑非笑了一下,开始集结愤怒的情绪,在脱口而出“都给老子滚蛋!”的当口,忍不住又媚笑起来:“哎呀呀,二位真是真够深的啊!来来来,高!真高!我服了,稍等!我给二位给泡一泡你们从来都没喝过的好茶!”

唉,关键时刻,我还是坚持了原则。

“不了不了,我们都快饿死了还喝呢!”美瞳抿嘴又笑:“算了算了,我们就是觉得您挺不容易的,专门过来看看,也想照顾照顾您生意。”

“谢谢!”我忙不迭地回答,心中开始燃起希望。
“那您这儿的竹叶青多少钱一斤啊?”

“明前竹叶青,刚刚上市!我这里有最好的茶!”

“您直接跟我们说多少钱一斤吧。”


“外面的价格都是6000元一斤,我看二位这么有诚意,半价的半价!1500就可以!”

可能是我炯炯的眼神吓着了她们:“这么贵啊……我还以为您这儿卖的价格跟刚才卖崂山绿茶那位大姐的价钱一样呢……”

“东西不一样啊”我梗着脖子说:“明前茶啊!纯有机不加任何肥料啊!全手工炒制啊!……别的家区区几百元的茶能喝吗?能喝吗!……切!”

“这样的……好吧,那我们……就来二两吧!”

……

我包好茶,收了钱,看着美瞳出门,心里特别不甘心,问道:“美女留个微信吧,我加您微信,有新茶上市我第一时间通知您!”

“不必了,我不用微信的”

“那您电话留一个呢?”

“您都给了我名片了,有需要我给您打吧!”

“美女今天让我开了张,我总得谢谢你吧,总得告诉我您叫什么吧?”

美女无可奈何地笑了,忽闪忽闪了她的美瞳,调皮地对我说:“不用谢,我的名字叫雷锋!”
…………
我半晌站着,百感交集,抬头看看他们聘聘婷婷地远去,低头看着冷冰冰的三张百元大票,这他妈的是拿我的尊严换来的啊!

钞票上的毛主席也是一脸严厉,气鼓鼓地和我对视,我更加生气!对着毛主席说:“看!你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多钱是不是?!我他妈的跟狗一样讨生活为了啥?还不是为了你!”

说完,我绝望地闭上眼睛,真想分出一个身出来,狠狠地、自己踹自己一脚!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雪青 + 10 好帖,我不支持谁支持!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2 20: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客气,期待续集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2 20:3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桃A 发表于 2015-5-11 22:40
讲述了老百姓身边的故事

多谢关注!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4 收起 理由
MALIJUN + 4 你不差钱,差的是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6 14:5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二十)
我被推进这间牢房,里面黑洞洞的啥都看不清,我站立不住,从牢门滑下来瘫坐在地上。

牢房里静得只能听到我哎哟哎哟的呻吟,我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罪,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浑身像散了架,站都站不起来,腿也伸不动,我定睛一看,原来脚上也被上了脚镣,我不由自主地长叹一声:“这可怎么办啊!”

牢房里还是没有声音,我艰难地环顾四周,我的面前出现了一堆野兽一样的眼睛,然后脸的轮廓,身子的轮廓渐渐浮现出来,他们稀稀拉拉地围绕在我周围,周围一片杀气,根本不像和我是同类,我被投进了一个兽笼,我吓得一下子激灵起来,半坐着不说话,就这么对着他们。

老子做了十多二十年生意,也算看了不少人,自己也被不少人看不起,自认为老江湖了,但是一到这个地方,我才发觉什么稀奇古怪的面相,多么猥琐可恶又令人生畏的人都集中在这里。

怪不得这里的警察火气大,天天跟这些人打交道,其实也就是陪着这些人坐牢。

“嗨,犯的啥案子?”离我最近的一个人冲我说话。

“大哥,我没犯案子啊,他们说我杀了人,但我真的没有杀人啊!”我哭丧着脸说。

我心里害怕,急于想和他们打成一片。

后来发现我错了,开始的沉默就是较量,我上的是重刑犯的刑具,他们也在掂掂我的份量,但我一说话就露馅儿了。

“说说,咋回事。”最角落里出现一个声音,我仔细辨认,那人瘦得皮包骨头,岁数和我差不多大,他的身边全是五大三粗的壮汉。

我就像个祥林嫂,把这事儿来龙去脉地跟他们讲,大家可能是寂寞久了,听得津津有味,我的语言功能也渐渐恢复,老子的口才一直不错,讲得抑扬顿挫,兴奋的时候还挥挥手表达一下情绪,一挥手手铐之间的长链子就哗啦哗啦地响,所有的人都热切地看着我,我讲着讲着感觉自己进入了红岩里面的场景,我们大家在牢房里开党委会,老子是许云峰!

这帮犯人们不但听得仔细,还不停插话,启发我,提示我,而且时不时讨论我叙述的合理性,他们的水平明显比刚刚审我的那些警察水平高多了,那帮人就会一句话:“说!人是不是你杀的?!”要不就是:“你交不交代都不影响判决结果!”

我的难友们就没这么简单粗暴!尤其是我和金小溪的床戏,整个牢房都变得婉约伤感,我用嘶哑忧伤的男中音述说着一个令人心碎的故事,就在金小溪准备献身给我的时候,我痛苦地放开了她……很明显,我要对我的家庭负责,我不能同时伤害两个女人,我的理智战胜了感情。

我流着两行泪讲完,脑子里浮现的全是金小溪刚来北京时的淳朴和对我的依赖,小溪,你是爱邓老师的!此生无缘,来生再见!

故事讲完了,牢房里半晌没声音,过了一会儿,一个壮汉瓮声瓮气地说:“妈逼的不得劲不得劲!没有日上逼有个鸡巴好讲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黑桃A + 10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6 14:5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5 13: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上面各位捧场,深表感激!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5 13:5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十九)
我不知道他们审了我多久,反正我看张队长他们轮流去睡觉都轮换了四五次,不停地问我,翻来覆去的问我,不准我睡觉,不等我迷糊要我自己抽自己耳光让自己清醒,要不用警棍抽打捆着我的椅子,发出爆裂的声音恐吓我,有一两次失手打在我手上,钻心地痛,感觉手指头都断了他们还不准我发出声音。


老子觉得江姐赵一曼她们绝逼是假的!哪里有她们那种进了审讯室动大刑都还能不招的人?人就是铁打了,意志上都受不了这种折磨!其实根本不用上刑,光是让你不睡觉,你都觉得生不如死!


老子已经疯了!脑袋至少有以前的三个大,还不停地往外膨胀,两边的太阳穴就像有两个民工不停地拿大锤敲,我的耳朵里轰隆隆的,眼前出现幻觉,从小到大见过的所有人不停地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所有的人都把他的脸凑在我面前不停地问这问那,我这句都听不清楚耳朵又被一大群人揪过去问下一句,我现在哭都哭不出来。感觉自己在说胡话。


张队已经恼羞成怒了,看得出来他也累得够呛,他的脸乌黑乌黑的,脑袋挤过我眼前的幻影,和其他幻影一起问我金小溪是不是我杀的,我的眼皮都抬不起来了,他伸出指头扒开我的眼皮,我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于是妩媚地冲他笑了一下,这下张队举起一根呲啦呲啦冒着蓝火花的电棍想我戳我,被别的警察赶紧劝开了。


不管怎么说,我没有挨打,现在被抓进去不允许有刑讯逼供了!这对广大违法犯罪者来说是个福音啊!这点我可以作证!还是党的政策好!


同时,我又觉得江姐赵一曼她们扛得住也是可能的,像老子这么怂货一个,在茶城都被女人打的菜鸟级别,从一抓进来就屎尿失禁,到现在的神马都是浮云,简直是在战火中成长!人的承受力是无限的!


我就是死在这里,也绝对不能承认我杀人!杀人是要偿命的啊!你他妈的忽悠我招供了就可以睡觉了,问题是睡醒了就得枪毙!再说了,老子现在都没搞清楚咋就成了杀人犯,我离开的时候金小溪不是好好的吗?我被折腾得想死都死不成,她怎么就死了呢?


渐渐地,张队的脸变成金小溪的脸,乡下来的女娃没有城里人那么洋气,但也没城里人那么妖气,干干净净漂漂亮亮,就是可怜巴巴的,那天晚上我压着她的时候,她对我说:“邓叔,我觉得有人要杀我!”


老子当时怎么就不拉开布帘子看一下呢!


金小溪的脸又变成红菊的脸,虽然她嘴是歪的眼睛是斜的,但是她人好啊!夫妻这么多年,老子都没有勇气带她好好逛过一次商场!不知道她现在怎么了?放回去没有?儿子怎么办?儿啊,你要坚强!要相信你爸是冤枉的!


要是当时就听红菊的话,把金项链连夜还回去就好了,至少能说得清楚啊!


还有红菊让我好好保存那个罐子,算命的都说了,一打碎就有血光之灾,我还不信,还想耍小聪明伪装成古董卖个好价钱……


我邓保义活了四十多岁,老老实实,本本分分,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人的事情!……只要做了就吃亏!没一次逃脱!他妈的就因为偷吃了几盒盒饭,怎么就成杀人犯了呢?


老子冤啊!老子的祖坟是不是冒的黑烟?


我又开始哇哇哭了,不是哭,是嘶哑的嚎,别说眼泪,我现在连口水都没有了。


张队现在咽口唾沫也困难,我俩像两台老爷车的气缸,更像生离死别的恋爱中的男女,说也说完了干也干完了,面对面呼呼干喘,唉,他们当警察的也挺受罪,也挺委屈,我要是审成他这样,绝对找个没人的地方哭一场。


一个年轻警察不停地看表,也真是累得扛不住了,过来劝张队:“算了,让这小子歇一会儿吧,你看他瞳孔都放大了,再审下去我怕出事。”


张队沉默半晌,喊到:“松开,送监!”


我目光呆滞,由两个协警搀着,张队目光炯炯,一把拍在我肩膀上:“你个怂货别这么硬,现在所有证据链都指向你,你就是不招,我们也可以根据证据定你的罪!”


年轻警察领着我们,走过长长的甬道,咣当打开一个牢门,对里面说:“新犯来了,帮助他熟悉熟悉监规!”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雪青 + 10 duang~duang~duang!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24 22: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 发表于 2015-5-24 16:14
杀人者,邓宝器(十八)
他们随便在床的周围捡了一条裤子叫我套上,并且抽掉了皮带,我感觉裤子一个劲儿地 ...

摊上大事了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2 15: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十五)
我顺着金小溪的目光又回头看了一眼,这次布帘子晃都没晃,啥动静都没有,我嘿嘿淫笑着:“开什么玩笑啊,谁要杀你啊?谁敢杀你呀?丫头你别怕!叔叔有枪!不信叔叔拔出来给你看看。”

说着,我一伸手把枕头旁边的安全套外包装袋撕开了。

我把她又翻过来,还没摆正自己的位置床就吱吱扭扭开始痛苦地呻吟,真他妈的不得劲!我力气用小了制服不了金小溪,力气用大了感觉就像在强奸床,我空有一身好武艺,但这个狭小的出租隔断间不给我提供施展的舞台,我心里不禁怒骂道:邓小器啊邓小器,你可真给你爹排忧解难!

金小溪开始哭,莫来由地哭得特别凄凉:“叔,你是好人,别这样,别这样行吗?。。。。叔,上次是我不对,我不该让你破费那么多钱。。。。。叔,你没有女儿也该有妈有姐妹啊。。。。”

“别动别动,咋的啦?不想要你的金项链了?”我气喘吁吁地威胁她,心头焦躁,动作更加粗暴,心想老子这根金刚钻不信揽不下你这瓷器活儿,下午她打我那一耳光的表情又浮现在我面前,这丫头比猴都精,上次我乘着她初来乍到处处事事都把我当导师的热乎劲儿,又请她吃饭又送她礼物,还请她去后海泡吧-----红菊到现在都不知道后海的门儿是往哪儿开呢----,泡到凌晨她吐得一塌糊涂,我咬牙又开了一间房,刚在前台交完钱拿到房卡,回头准备搀扶她------结果她跑了!

人不能在同一个坑跌倒两次,我下定决心,前面不管是刀山还是火海,哪怕是天塌下来,也要直捣黄龙绝不收兵!

我一言不发就像个严谨的矿工,窝着腰戴着安全帽,正打算小心翼翼地往前探索,突然觉得悄无声音,抬头一看,金小溪面无表情,眼睛空空洞洞地盯着房顶,就像一具尸体。

红菊嫁给我的那一个新婚之夜,就是这样的表情,就是这样的眼神。

我突然一下子软了下来。

那晚,我在她的面前痛哭,恨自己不是男人,没有能力对抗和报复,我发誓带她远走,离开那个贫瘠的鬼地方。

多年以后的这个夜里,我的面前躺着的是另一个红菊,她在这里无钱无势,卑贱的我就可以这样欺负更卑贱的她?!

我默默地起身,摸了她一下,说道:“呵呵,叔是考验你,跟你闹着玩儿呢!放心吧,田燕说金链子在她那里,我明天早上就还给你了。”

金小溪一动不动,不置可否。

我穿好衣服,打开房门,郁闷地走了出去。

偷鸡不成蚀把米,到手的金项链又得还回去,老子成天干的就是这些破事!

三分钟前做的事,三分钟后保证后悔!做事无能,做贼无胆,恨自己要脸,怪自己不缺德!

邓宝器啊邓宝器,你真是个大宝器!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我以为是红菊打来的,很不耐烦地一看,原来是刘胎神打来的。

“嗨,宝器你在干啥呢?”

“干啥?老子在日天!”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4 收起 理由
黑桃A + 24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6 22: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未来这里,惭愧。
不知道这里还剩没剩下属于我的那块儿江湖?
谢谢大家!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6 22:36: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出品,必属精品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6 23:43: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等下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6 23:43: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明天电脑上加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7 07: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sheyingkuang 发表于 2015-5-6 22:36
倦客出品,必属精品

多谢,惭愧得紧,谢谢您的错赏!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7 07: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雪青 发表于 2015-5-6 23:43
明天电脑上加分

雪青,真是佩服您,老网友很多没有见到,今早一开电脑:原来您在啊!
一直记得望京网六周年大聚会的时候,由您领衔的《白菜style》的飒爽舞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7 09: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 发表于 2015-5-7 07:07
雪青,真是佩服您,老网友很多没有见到,今早一开电脑:原来您在啊!
一直记得望京网六周年大聚会的时候 ...

啊?知道我啊,呵呵……抱歉——我还不知道您是哪一位,喜欢看你写的帖子,会一直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7 09: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雪青 发表于 2015-5-7 09:06
啊?知道我啊,呵呵……抱歉——我还不知道您是哪一位,喜欢看你写的帖子,会一直关注

呵呵,我想喜欢上望京网的人都知道雪青吧{:keai:}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7 09: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 发表于 2015-5-7 09:19
呵呵,我想喜欢上望京网的人都知道雪青吧

可能是参加活动多一些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7 22: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三)

我分开众人,挤进店里,看到金小溪和田燕像两个进入竞技状态的相扑运动员,叉腰运气,梗着脖子,相对怒目而视。

老子的心也是怦怦直跳啊!我不断告诫自己:不要心虚不要心虚不要心虚!客观!冷静!理性!平和!邓哥,您行!您可以的!

我不待对方发话,平地一声大吼:“金小溪你来的正好!老子还没有去找你呢!”

所有的人一惊,屋里霎时安静,金小溪脸上出现一阵迷茫和慌张,眼神游离不定,明显是在脑内飞速地搜索近期做了哪些对不起我的事。

我对这个开头比较满意,暗暗在内心给自己点了个赞!

我狼顾四周,看着周围的人用热烈的目光注视着我,我侧身伸手,摆出列宁在1917的pose,恶狠狠地说:“金小溪啊金小溪,你今儿可是打上门来了啊!你知道你这么一小会儿让我损失了多少生意吗?你赔得起吗!!!”

金小溪有勇无谋,已经蒙了。

其实这妞长得还真不赖,要长相有长相要胸有胸,就是山里长大的孩子性格太彪悍。

她刚开店的时候我作为茶城的元老,作为她的茶界前辈,不管自己的生意,天天跑到她的店里,真是苦口婆心地教她如何做人做事,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拿个本子记啊记的,有天晚上我以过来人的身份跟她讲这年头坏人多,你们新来北京的小姑娘见识少,一定要懂得保护自己,并且以身说法,谈到了我的初恋,那晚金小溪流着泪说:“叔,您真是好人!您真太不容易了!”

“请叫我邓老师,我对你还是有责任有义务滴!”,我慈祥地握着她的手说。

可是,什么时候开始,她越来越不理睬我了呢?
世道炎凉,翅膀硬了啊,全是势利小人!

“我问你:你前两天是不是跟别人说我卖的茶全都是从马连道批发过来的劣质假茶?!”我瞪着血红的眼睛,“今天当着大家的面,你不要敢说不敢认?!”

“谁说的啊?叫他出来跟我对质!”金小溪的确也不是吃素的。

“张总张天狮说的!”田燕见来了救兵,即刻气焰高涨,踏上两步,指着金小溪的鼻子:“张总这段时间老上我这里喝茶,他给我说的!”

田燕啊田燕!你也太实诚了!我心里长叹一声,不过转念一想不对,张天狮来喝茶我怎么看不见……你大爷的张天狮!孙砸!
“叫张天狮出来对质!”金小溪开始反击了。

大家四下张望,张天狮早已不见踪影。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雪青 + 10 duang~duang~duang!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7 22: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四)

金小溪见张天狮溜了,胆气顿生,大声对我说道:“邓宝器,我给张天狮说什么了你随时可以叫他过来对质!看你还戴个眼镜,生意不做,成天之乎者也的,你不就一个卖茶的吗你还想考研啊?别人不知道你我可知道你……”

“打住!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你赶紧走,别耽误我做生意,一会儿一个证券公司的采购副总还要来我这里定制礼盒呢!”

“怎么没事儿?!”金小溪这才想到来这里的初衷,顿时火气又腾起来了:“邓宝器,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儿连个盒饭都抢啊?你就穷成这样了你丢脸不丢脸啊?”

“放屁!金小溪我告诉你我在这茶城还是算一号人物的啊,你不要破坏我名誉!”

“名誉?你破坏我的名誉!你什么时候是我老公了?”金小溪说到这里,又羞又气,小脸蛋涨得通红,山里孩子真有代入感,好像我真的是她老公了一样,娇嗔、纠结、失落、不甘心!全写在她脸上!

“小金啊,为了区区盒饭就要嫁给我,我觉得这不合适”我笑眯眯地说,:“来来来,坐下坐下,告诉我哪个王八蛋破坏咱俩的名誉,捏造咱俩的关系……”

“我!”

老子抬头一看,那个卖盒饭的帅哥挤出人群,像个感叹号一样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脑子嗡了一下,暗暗说:“别慌,沉住气,邓总,多少大风大浪你不是没见过?你行,你可以!”,然后我的表情一呆,用上下打量的目光看着他,比较纳闷儿地说:“小伙子请问您是……”

“咱俩十五分钟之前还见过面,你吃得真快啊,那四盒……”

“哦哦哦!你是哪个外卖小哥啊,有什么事吗?”我和颜悦色地问道。

“你把我的盒饭抢了,还说……”

“放你大爷的屁!这盒饭不是田燕给我订的吗?什么时候成她金小溪的了?!嗯?你们送盒饭的送错了盒饭还闹到我这里,你们老板电话是多少?老子要投诉!”

我转头对金小溪说:“看来这是个误会……”

“误会你大爷!”金小溪怒不可遏:“你问问他是谁!”

“他不是卖外卖的吗?”

“我叫金小海,春节后刚来没几天,今天我们嫌送外卖的太慢,姐让我亲自去取一趟,取回来在楼下就碰上你了,金小溪是我亲姐!”

人生还有比这更心酸绝望的境地吗?
我将深味这人世间的悲凉。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我扭头,悲愤地看了一眼田燕。

田燕也急了,大声埋怨金小海:“你不是说每天都是那个点儿送过来吗?怎么就今天慢了呢……”

大伙儿哄堂大笑!

田燕你什么时候跟这金小海认识的?你这人缘真是比我还好啊!

金小溪带着哭腔的女高音又开始唱开了:“邓宝器你个老东西,四份盒饭啊!整整四份盒饭你他妈的不到十五分钟就吃完了!现在我店里还有两位客人在饿肚子呢……”

我尴尬地刚刚露出微笑,金小溪抢上一步,晃了一下身形,我眼前一花,脸上似乎撞上了一口平底锅,然后听到了嘤嘤的耳鸣声……

然后我才听到“pia”地一声脆响,头脑有点儿恍惚,表情也来不及更换,我几乎是微笑着承接了金小溪的这一记耳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8 07:4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人物的故事大家都不喜欢看吗?也许是我写得不好吧,不过骂我两句也是好的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8 10:04:28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 发表于 2015-5-8 07:43
小人物的故事大家都不喜欢看吗?也许是我写得不好吧,不过骂我两句也是好的啊

很喜欢看啊,小人物的故事,可能这个板块人比较少,要是杂谈看的人一定特别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8 10:3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 发表于 2015-5-8 07:43
小人物的故事大家都不喜欢看吗?也许是我写得不好吧,不过骂我两句也是好的啊

我在我的版块发了个帖子,让大家来欣赏大作。
一定要坚持写下去啊,支持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触屏版| Archiver|小黑屋|邻友圈 ( 京ICP备05082545号

GMT+8, 2018-12-10 15:37 , Processed in 0.187635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