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友圈

搜索
楼主: 倦客

杀人者,邓宝器(长篇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8 11:5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8 15: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仔细读读啊!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8 20:5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五)

围观群众纷纷后退,我被打得退了好几步,慌忙中我的胳膊下意识地往后一扬,想靠着点儿什么,只听身后的货架上噼里啪啦地乱响,我一惊心想大事不好,疯了似的赶紧一拧身去扶货架,结果还是眼睁睁地看着两个靠外的青花瓷盘子往外掉,我一急,手上不由自主使劲,就听脑袋上轰隆隆的又有什么东西往下掉,还没有来得及仰头一看,咚的一声一个罐子砸在我头上,我刚刚“哎哟”出口,哗啦啦已经碎了一地……

我被砸得一阵晕眩,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还是田燕反应过来,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转身操起笤帚就扑向金小溪:“你妈个逼的我操你十八辈儿祖宗!”

金小海赶紧上前去挡,田燕哭着不管不顾地往外打人。

我呆呆地站着,周围发生什么已经和我无关,看着这一地碎片,然后慢慢地蹲下来,一片一片的捡着瓷片。

那两个瓷盘倒真没什么,我这么一个小店,在这么一个看不见顾客存在的商区,原本不过是小本生意,摔了就摔了吧。

我是真心痛我的罐子。

每一个店都有一个镇店之宝,我这个青花云龙纹罐子就是。

记得田燕第一天来上班,被我的底薪加提成还有年休假所激励,工作积极性特别高,很勤快地在擦拭各种茶具,唯独她搬了凳子拿着抹布想去够这个罐子的时候,我断喝一声:“呔!慢着!”

田燕在空中吓得一哆嗦:“邓总,咋了?”

我忙不迭地跑过去,把田燕赶下凳子,双手合十,弯腰闭眼,口中喃喃有词:“老祖宗在上,小孩子不懂事,请恕我们不恭之罪吧!”然后三鞠躬!

田燕大气不敢出,学着我的样子,跟着鞠躬。然后亦步亦趋,在我身后看着我沉着脸,又点了三支香,又鞠了三个躬,我这才长出一口气,小心翼翼地站在凳子上,高举把那个青花罐子取了下来。

“邓总,这玩意儿贵得不得了吗?”田燕倒吸一口凉气。

“什么叫这玩意儿?这是我们的镇店之宝!这叫云龙纹青花将军罐!”我翻过罐子,让她看底款:“看看!看看!认识这字吗?”

“大……清……”
“大清乾隆年制!”

“哇!”田燕惊叹道:“这是甄嬛和四爷用过的吧?”

我轻蔑地一笑:“还没到那么老呢,比甄嬛和四爷谈恋爱的时候晚个几十年吧!你知道这东西值多少钱吗?”

田燕紧张得睁大了眼睛:“多少钱啊?”

我四下张望了一下,神秘又紧张!欲言又止,纠结了半天:“……唉,算了,我怕你扛不住,慢慢来,好好干,多学习,如果你有培养前途,我会给你更大的平台和上升空间,到那时,我会找个适当的时候告诉你滴!”

“嗯!”田燕无比斗志昂扬,愈加细致地干起活来!

“上个厕所啊!”我忍住笑,快步出门,确定田燕看不见了,实在憋不住了,放声大笑起来。

但这个罐子确实是镇店之宝,虽然没有乾隆那么老,但也有二十年了,它对我来说有特殊意义。

因为我老婆对我说过:“罐子你要好好保存,对它就像对我一样,如果这个罐子碎了,说明我们的婚姻就走不到头。”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8 20:5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桃A 发表于 2015-5-8 11:56
很精彩,谢谢分享

网站元老级人物了,多谢支持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8 20:58:4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鸟叔!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6 收起 理由
大河向东流 + 6 楼主也是蛮拼的!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8 21:0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 发表于 2015-5-8 20:58
网站元老级人物了,多谢支持

很欣赏你的文风,请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8 21: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桃A 发表于 2015-5-8 21:05
很欣赏你的文风,请继续

谢谢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8 21:5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六)

我老婆叫李红菊,跟我一个村的,稍微有点儿不好看,就是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不过不仔细看也不太看得出来,她在初二的一个夏天,早晨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吃不了早饭,下巴抬不起来,用手扶上去根本待不住,她妈叫来村里的医生,医生说这是面瘫,没事,用小树枝拴根线,含在嘴里,再把线拽到耳朵后一缠,把嘴角生拉起来,这样就可以去上学了。

两个月后,红菊的嘴角经历了千辛万苦,在树枝塔吊的帮助下,总算像中国人民一样从此站起来了,但本来大小一样的眼睛也稍微有点反目无情,各自以稍稍不同的视野来看待这个世界。

她高二辍学务农,转眼二十岁了找不上婆家,心气儿还高,死活不嫁那些鳏寡孤独残,她哥想牺牲自己去换亲,辗转打听一下,听到六十里地外也有个光棍叫邓保义的,同样找不到媳妇儿,也正拿自己妹妹四处换亲呢,我未来的大舅哥兼小妹夫当机立断,安排媒婆谈价钱,谈彩礼,然后举行交接仪式!

红菊被安排见了我一面,第一印象就对我有好感,因为我带了一副眼镜!

老子找不到对象,就是因为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当年高考多难啊!老子只差二十多分!在我们的那个地方是相当不容易的了,没办法,断了读书当城里人的念想,但是我务农也不行,打工也不行,做生意没本钱,还天天在村里特立独行,领导贫下中农搞改革,要求村干部公开账目,并主张民主选举,两年下来,我成了村里的大笑话。

我觉得红菊也不错,从侧面看她很美,恬静,温柔,用大眼睛那一侧45度角对我抿嘴一笑,我一看这不就是我失散多年又不期而遇的媳妇儿吗!

那个时候还年轻!家乡那片广袤贫瘠的土地上,我俩犹如傲娇绽放的迎春花,我们谈《傲慢与偏见》和《嘉丽姐妹》,谈张楚窦唯和鲍家街43号,谈我们想象中的城里人的生活,我们相见恨晚!

后来在北京聚会的时候,刘胎神在酒桌上用迷离的眼睛问我:“红菊还真不错,你说你这个宝器到底是怎么拿下她的?”

我咂了口啤酒,吧嗒了一下嘴,朗声吟道:“当初让红菊下决心跟着我的,是因为我对她说了这句话:生活,不止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红菊在旁边噗嗤一笑:“滚!这是你说的吗?这是一个吃饱了饭的胖子说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雪青 + 10 同是望京人,加分不解释!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8 21: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明天继续!
谢谢大家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9 15:3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 发表于 2015-5-8 21:57
明天继续!
谢谢大家支持!

静等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9 20:3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没有您的加分和回复,今天相当于没有开张啊!要不我就抑郁了!姐真有同情心!有社会责任感!义薄云天!谢谢雪青姐这么仗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9 20:5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七)
这个云龙纹青花将军罐,是当年红菊的陪嫁,本来是一对儿,两个罐子都印着双喜,接新娘的时候,陪嫁随着新娘走,我穿着一套光鲜照人的双排扣结婚西服,看着这对罐子都系着红绸子,往鼻梁上推了推眼镜,很潇洒地走上去,一个环抱双膀一叫力,“起!”,旁边的人赶紧喊“别动!”……我哪里知道将军罐的盖子和罐体是分开的!这一下顾此失彼,眼看着怀里的罐体往下掉,在众目睽睽之下,稀里哗啦的地打碎了一个罐子,另一个罐子的盖子也碎了,红菊她爹她娘在整个婚宴中都沉着个脸,我们两口子二拜高堂的时候挤出来的笑都是惨白惨白的,我心里也相当不痛快!这老两口真没文化,一点儿都不识大体,不知道轻重缓急!不就是破了个罐子吗,老子又不是故意的!


这个没有盖子的将军罐,红菊把她看得很重,似乎婚姻是一条长河,这个罐子是她溺水时抓住的稻草,我接她来北京,别的都没带,她千里迢迢地把罐子带过来了,摆在家里我一直嫌它是个累赘,腌泡菜没有盖子,当米缸用又太小,开店的时候我兴冲冲地搬去想顺便卖了,谁知她坚决不同意让我把这个罐子,我说咱们没啥本钱,摆进去充当个货品,要不我就当个财神菩萨供着吧!红菊这才勉强同意,悠悠地说:“你知道吗,这罐子是我出嫁前,我家找阴阳先生算了我俩的生辰八字,阴阳先生说咱俩的八字有六字都是合的,唯独在时辰上不对,女方克男方,最忌往北发展,不然难免有血光之灾,一方会有横祸,性命可能不保!只有用这个将军罐压一压,才能保住全家平安。”

我那时才知道这罐子肩负了这么重大的使命,怪不得我最初来北京打工的时候她家全家反对!

人的命运有时候就被一个罐子决定了吗?
人的命运有时候就能被一个穷困潦倒的算命先生算出来吗?

我当时就怒不可遏:“红菊你也算是比较有知识的人了,怎么还相信这套封建迷信?!说!那个算命的卖了多少钱?”
…………

如今,我捧着这个曾经值80元的罐子的遗体,心中也不禁相当难受,这下我怎么跟红菊交代啊?

“哎呀!邓总,我就上一趟厕所,回来还想劝劝你们的,怎么一回来就成这样啦?”

我不抬头都知道是张天狮这孙子的声音,我还没开口问他造我谣的事他又接着说:“这可是你的镇店之宝啊!我说这小金也太过分了!不就是几盒盒饭吗……”

“滚蛋!老子才没有吃她家的盒饭呢!”我气哼哼地把残片扫到一起,“让开让开!”我拉过张天狮,顺便把踢到门口外的几片瓷片也扫了扫,装在一个塑料袋里,起身准备出门,找金小溪算账去!

出门迎面碰到田燕,我说金小溪那贱人去哪里了?田燕面带兴奋,气喘吁吁地说她一直追打到金小溪的店门口,双方在拉扯的过程中,不知怎么的金小溪发现脖子上的金项链被扯断了,现在正嚎叫着一路匍匐着往回找呢!

我的心咯噔一下,心想燕子啊燕子,你实在真是实在!不过也真是帮倒忙的能手,老子过段时间得想办法把你辞退了。

当下面无表情,我说燕子你先看店,老子还要找她赔我这个乾隆官窑的罐子呢!

我提着残片,还没走到金小溪的店,远远地就看着一大帮人都撅着屁股,在路上来回寻找,金小溪披头散发,加上着急,六神无主,显得别有动人气质,我突然有点儿心虚,想迎着走过去,腿又有点儿发软,一拐弯我就拐进了钟瑞桂的店里。

钟瑞桂正在店里手忙脚乱地装茶叶,她是这个茶城里最视财如命的人,舍不得花钱请小妹,不把茶都泡得比白开水还淡就绝不换茶,两位女性客人坐在店里,看来已经买茶了,正等钟瑞桂把茶装完呢。

妈的,老子天天像王宝钏那样守在店里,也没有生意,怎么人家就像潘金莲一样,架不住客人往她家跑?!

毛主席啊毛主席,你老人家印在钱上以后,怎么就不长眼了呢?!

我一看这两位女性客人挺年轻漂亮的,心想还是在这里呆一呆吧,于是大大咧咧地说着:“哎呀!怎么能让客人在这儿闲呆着呢,钟老板你忙你的,我替你帮客人们泡茶!”

钟瑞桂一看我进来,明显有点儿不高兴。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雪青 + 10 好帖,我不支持谁支持!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9 23: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八)

我器宇轩昂地把手上装着烂瓷片的塑料袋往旁边一甩,很有风度地在茶桌前一坐,我操起浑厚圆润的男中音,温文尔雅地问道:“请问二位女士,平常……咱们喜欢喝什么茶啊?”

二位女士赶紧站起来:“哦,我们喝了好久了不必客气,我们拿了茶就走。”

“别别别”我提高了声调,往钟瑞桂那边一撇嘴,道:“别多想啊,我和钟姐是多年的交情了,我帮她招待客人那也是应该的嘛,如果你们真要走,那我只问你俩一个问题:你们知道这绿茶好在哪里吗?”

“营养成分高,美容养颜,防止辐射”其中一位女士,事儿妈似的穿了一身雪白的风衣,戴着美瞳忽闪忽闪地答道。

“错!”我双眼炯炯有神,直视美瞳,优雅地一笑:“想营养成分好,您不如直接喝参汤,想美容养颜,您不如直接去打羊胎素,想防止辐射,喝再多茶也不如直接在身上套一件医院里放射科的带铅的围裙!”

不出所料,美瞳和她的同伴征住了。

我又优雅地一笑,手腕一抖,潇洒地一甩紫砂壶,水流在空中划了一条弧线,稳稳地砸在盖碗上:“茶,所谓人在草木间,我们人类来自远古,来自草木之间,所以,我个人觉得,茶不仅是种文化符号,更重要的是人类的图腾!我们喝茶,是向祖先致敬!茶最早叫做荼,那是神农尝……”

“二位,茶装好了”钟瑞桂提着装好盒的茶叶过来,根本不看我,面无表情地说。

我装作钟瑞桂不存在,接着优雅的一笑:“我再问您:您们为什么要喝茶?”

“因为我们要向祖先致敬……”美瞳弱弱地说。

“错!”我的双眼炯炯有神,再次火辣辣地直视着她:“把喝茶搞得跟上坟一样沉重,您这又是何苦呢?喝茶,应该是愉悦而高雅的事情,那么,我再问你们:你们为什么要买茶?!”

二位完全哑火,面面相觑,似乎有点儿恍惚:是啊,她们为什么要买茶呢?

“二位女士,我看你们连为什么要买茶都搞不清楚就出来买茶,确实对自己不太负责任,这样,二位买了钟老板的茶以后,可以出门右转,移驾到我的清茗堂,那里有新下来的明前绿茶,分别是蒙顶甘露和竹叶青……”

“不好意思,两个礼盒一共600元”钟瑞桂涨红了脸,像极了一个准备实施攻击的海胆。
“可以刷卡吗?”

“你们最好给现金,我这里没有POS机,只能到旁边店里刷,太麻烦了”钟瑞桂说。

“不麻烦不麻烦一点儿也不麻烦!”我赶紧说,“正好可以去我店里刷嘛,我店里有POS机!左邻右舍的,有什么麻烦呢!”

美瞳和她的同伴楞在那里,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最终美瞳说:“不好意思,大姐,我们身上现金没带够,干脆我们下次再来您这里买吧!”

说着两位就往外走,钟瑞桂苦着脸陪笑也挽留不住,我也急了:“二位不太合适吧……”转眼她俩出了店门扬长而去。

我也站起身,很同情地对钟瑞桂说:“唉,现在的顾客都怎么回事儿啊,明明要了又不买……”说着说着,我也往门外走。

刚出门口,耳听后脑勺一阵风过来,转眼后背一痛,后心一凉,我便像一袋面粉一样趴在了地上。

我趴在地上哎哟哎哟,钟瑞桂就像个强奸犯,喘着粗气在我身后吭哧吭哧地骂,她嘴笨,翻来覆去骂我是个祸害,一点儿新意也没有,我挨了她这一脚,本来想站起来和她火拼的,又想到金小溪那头也没有摆平,不愿意陷入两线作战的泥沼中,于是摇摇晃晃地往爬起来,耳边又响起一股疾风,我又赶紧匍匐在地,只听噼里啪啦一声响,钟瑞桂把落在她店里的那个装瓷片的塑料袋扔到我脑袋边,差点儿砸着我,塑料袋破了,碎片更碎,撒了一地,我一瞥看见摔出来的碎片中间有一团金晃晃的东西,拿起来一看:咦,这不是一条金项链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0 10: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九)

我的心咚咚直跳!四下张望后,看似慵懒的一个侧身,抄起金项链往裤兜里一揣,想想不放心在中途变了道,抬手把金项链送进了鸡心领毛衣里面的衬衣口袋,贴着心,我都感觉这条金项链在口袋里咚咚地跳!

说实话我长这么大还没有捡过这么值钱的东西呢!不远处金小溪他们踏破铁鞋无觅处,而我这里得来全不费工夫!说来还是得感谢钟瑞桂啊,她这一脚确实有点石成金的力量!

想到这里,后背心又开始痛起来,我转念又想,还是金小溪比较心疼我,虽然她也打了我,但是我的脸现在一点儿都不痛——毕竟还是对邓老师有着特殊的感情嘛!  

我冲着钟瑞桂的店门狠狠啐了一口,一瘸一拐地爬起来,趁金小溪他们还没注意我的时候翩跹而回。

田燕在门口翘首期盼,说:“邓总,你不去找金小溪理论你去钟姐店里干嘛?我怎么看她踢了你一脚?”

我没好气地说:“因为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然后进店收拾东西,田燕跟在我屁股后面,奇怪地说:“那你怎么不找金小溪赔偿了?”

“赔偿?你还跟我提赔偿?你都把人家的金项链扯下来了,我还怕她找我提赔偿呢!”

“丢了活该!咱们这可是乾隆年间的呢!还不比她那破链子贵?”

“她那破链子是她的天,比乾隆还大!这样,燕子,你先回去,店我一个人盯着就行了,免得金小溪一会儿又要过来闹。”

“她敢!”

“好了姑奶奶,今天早点儿下班,没有我的电话你就不要过来了。”

“老板。。。。你不是要辞退我吧?”田燕毕竟也是个有正常智商的成年人了,她眨巴着大眼睛,狐疑地看着我。
“瞧你这话说的,真够无情的,我这是劝退,你想想,如果不是你出主意让我吃她的盒饭咱们会闹到这个田地吗?你闯了这么大祸你难道都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一条金项链的钱能抵得上你三个月工资,你说你赔还是我赔?”

“那。。。。老板我的工资呢?”这丫头确实不傻,翻脸比翻书都快!

“我不是都说了吗? 一条金项链的钱能抵得上你三个月工资,你说你赔还是我赔?……我这话你听得懂不? ”

“那……我的押金呢?”这田燕真是个死心眼儿啊。

“嗨,你到底能不能听懂啊?你这2000块押金多还是一个月工资多?即使押金能抵一个月工资,你这个月的工资我不发,算下来你还欠我一个月工资呢!”

田燕急哭了:“邓总你不能这么欺负人啊,当初你招我进来,就说实习一个月,只拿1500的实习费,实习期满了你又找我要2000块的风险押金,还压我身份证,现在该发工资了你又不要我上班了……邓总我哪儿做错了我改行不?”

我温和地对她说:“小田啊,你做得没错!做得很好!邓总也很感谢你这么有企业归属感和忠诚度!而且你对我的忠心我还是能看出来的,但是现在店里生意这么差,我的意思不是要开掉你,而是要你和我们这个店共度难关!”
一瞥之下我看见刚才在钟瑞桂店里喝茶的美瞳姑娘和她的同伴在我的门口徘徊,我赶紧和颜悦色地对田燕说:“燕子啊,我是这个意思,你的工资我先给你存着,小小年纪别乱花!况且我还有可能赔金项链呢,我就扛下来吧!谁让我是老板呢!这样,你先回去,免得金小溪那个贱人过来又发生冲突!”

田燕不情愿地走出门,还回头可怜巴巴地看了我一眼,眼睛里明晃晃的我不敢直视。

我调整了一下情绪,热情地对美瞳她们招呼道:“哎呀!贵客真有心啊!真到鄙店来了,快请进快请进!”

美瞳涨红了脸,对我一脸崇拜,也不敢直视我,就这么羞羞答答地坐了下来。

我的状态特别好,危襟正坐,点上一根化学线香,烟波缥缈中,把音箱打开,店里流动着咚咚的古琴曲,美瞳说道:“感觉真好!这是什么曲子啊?”

”《禅茶一味》,我最爱的一曲,现在正在拜师学这首曲子呢,等你们下次来,二位就有耳福听听现场版的了。”我不拘言笑地说。

美瞳她们立刻坐得直直的,手也规规矩矩地放在膝盖上。

我心里暗自感叹:“早就该去买件唐装了,今天有点儿美中不足!”

我把嘴一抹,正准备开讲呢,这个时候,门外响起金小溪的声音:“邓宝器!你他妈的给姑奶奶出来!”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雪青 + 10 看得我也是醉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0 14: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事是发生在600本茶庄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触屏版| Archiver|小黑屋|邻友圈 ( 京ICP备05082545号

GMT+8, 2018-9-23 09:06 , Processed in 0.11274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