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友圈

搜索
楼主: 倦客

杀人者,邓宝器(长篇连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2 20:3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桃A 发表于 2015-5-11 22:40
讲述了老百姓身边的故事

多谢关注!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4 收起 理由
MALIJUN + 4 你不差钱,差的是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2 20: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客气,期待续集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2 20:3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十一)
我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不知道是该潇洒地一笑而过呢,还是马上跟她们翻脸!

我很想一笑而过,这符合我装孙子的原则,这个原则可是我安身立命之法宝啊,茶城里谁不知道邓宝器是个赫赫有名的演技派?

但今天的事情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真他妈是太累了,像今天这样的表演强度和复杂程度,刘德华连试镜都通不过,梁朝伟得立马崩溃,好莱坞的金凯瑞也绝逼得请病假!老子容易吗?!老子也是有自尊心的!今天已经够倒霉的了!不但肉体上被蹂躏,还要被你们两个绿茶婊在精神上摧残!

我古怪地似笑非笑了一下,开始集结愤怒的情绪,在脱口而出“都给老子滚蛋!”的当口,忍不住又媚笑起来:“哎呀呀,二位真是真够深的啊!来来来,高!真高!我服了,稍等!我给二位给泡一泡你们从来都没喝过的好茶!”

唉,关键时刻,我还是坚持了原则。

“不了不了,我们都快饿死了还喝呢!”美瞳抿嘴又笑:“算了算了,我们就是觉得您挺不容易的,专门过来看看,也想照顾照顾您生意。”

“谢谢!”我忙不迭地回答,心中开始燃起希望。
“那您这儿的竹叶青多少钱一斤啊?”

“明前竹叶青,刚刚上市!我这里有最好的茶!”

“您直接跟我们说多少钱一斤吧。”


“外面的价格都是6000元一斤,我看二位这么有诚意,半价的半价!1500就可以!”

可能是我炯炯的眼神吓着了她们:“这么贵啊……我还以为您这儿卖的价格跟刚才卖崂山绿茶那位大姐的价钱一样呢……”

“东西不一样啊”我梗着脖子说:“明前茶啊!纯有机不加任何肥料啊!全手工炒制啊!……别的家区区几百元的茶能喝吗?能喝吗!……切!”

“这样的……好吧,那我们……就来二两吧!”

……

我包好茶,收了钱,看着美瞳出门,心里特别不甘心,问道:“美女留个微信吧,我加您微信,有新茶上市我第一时间通知您!”

“不必了,我不用微信的”

“那您电话留一个呢?”

“您都给了我名片了,有需要我给您打吧!”

“美女今天让我开了张,我总得谢谢你吧,总得告诉我您叫什么吧?”

美女无可奈何地笑了,忽闪忽闪了她的美瞳,调皮地对我说:“不用谢,我的名字叫雷锋!”
…………
我半晌站着,百感交集,抬头看看他们聘聘婷婷地远去,低头看着冷冰冰的三张百元大票,这他妈的是拿我的尊严换来的啊!

钞票上的毛主席也是一脸严厉,气鼓鼓地和我对视,我更加生气!对着毛主席说:“看!你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多钱是不是?!我他妈的跟狗一样讨生活为了啥?还不是为了你!”

说完,我绝望地闭上眼睛,真想分出一个身出来,狠狠地、自己踹自己一脚!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雪青 + 10 好帖,我不支持谁支持!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2 20:4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 发表于 2015-5-12 20:30
,不合格,惭愧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3 08: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 发表于 2015-5-12 20:30
还有伏笔在后面等着呢

吊胃口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3 08:5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 发表于 2015-5-12 20:38
杀人者,邓宝器(十一)
我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不知道是该潇洒地一笑而过呢,还是马上跟她们翻脸!

雷锋……
哈哈……亦正亦邪,把个小人物刻画得入木三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3 14: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十二)
我关了店门,骑着电瓶车回家,一进门看见红菊弯着腰在那里淘菜洗菜,还比较诧异:“咦,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

“今天街道上有领导来检查,我们就提前放假回家了。真好!要是天天领导都来检查就好了。”红菊笑呵呵地说。

“哦,好啊,谢谢领导!今晚不用我做晚饭了”我上前搂住红菊的腰,贴在她后面。

“讨厌!德性!滚!”红菊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连声骂道:“我还没问你呢!今天挣钱了吗?”

说到挣钱,我的立马软了一半,在她背后嘟嘟囔囔地说道:“现在刚过春节是淡季,真的不好卖。”

“那今天开张了吗?”

“没……没有”我适应了一下,舌头灵活了许多:“开什么张啊!春节以后连保安保洁都少了很多,我和田燕大眼瞪小眼地坐了一天,就只看见外面的天慢慢变黑……然后我就关门回来了。”

“那你还留着那个田燕干什么?还不赶紧辞了!当初让你别做这个茶叶生意你不听,别选这个地方你也不听,别招小妹你还不……”

“李红菊你有完没完啊?!”我突然一下子就发起火来:“我就这样了!我他妈就是一个穷光蛋!你他妈的当初嫁我就这样!你爱干嘛干嘛去吧!”

今天一天的委屈,金小溪的脸,钟瑞桂的脸,美瞳的脸,还有张天狮田燕金小海的脸,像摊的煎饼果子一样,一层一层在我脑海里重重叠叠又不厌其烦地翻过来倒过去。

只有回到家里,我才能彻底放弃我的原则,我才知道原来老子也是有脾气的。

红菊不说话了,我占了上风,但总感觉还不解气!又冲着她的背影吼了一声:“我他妈早就受不了你了,天天说你的那些傻逼同事这个买了一个爱疯那个的男朋友新买了一辆车!你个傻逼要是在老家知道爱疯是什么吗?现在觉得比我挣钱了你就牛逼起来了?你赶紧去找个有钱的吧拜托了,赶紧去找吧!打扮漂亮些!”

说完我就后悔了。

红菊低头做饭,屋子里只有我呼呼地粗气声。

现在这样的吵架我们一个星期至少吵七次。

当初开店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新店刚刚装修的时候,红菊把那个青花将军罐子恭恭敬敬地摆在店里最高处,虔诚地念念有词,我乐呵呵地看着她,一副“娘们儿就这点儿出息”的样子,刘胎神在旁边大声祝贺:“恭喜邓哥当老板!今后该叫红菊邓总夫人了啊!”红菊娇嗔地白了他一眼:“我们家宝器的事业才刚刚起步,还多多需要你们这些朋友的帮衬!”

我笑着对红菊说:“娘子,前几年委屈你了,儿子马上也要上高中了,凭我的能力,凭我现在的发展态势,争取年底之前换一套两居住,十年之后买房!”

“美得你!”红菊笑嘻嘻地,长期苍白的脸难得有点儿血色。

到现在两年过去了,儿子没上高中,在网吧里混日子,但我们的确换了房子,只不过开店时租的是楼房,现在租的是平房。
…………
门一下子撞开了,我眼前一花,儿子出现在我面前,一副杀马特的打扮,头发蓬松,还染成黄色,不仔细看像头藏獒,我站起来喝道:“兔崽子你这几天跑哪儿去了?”

“爸妈你们有没有钱?速度点儿!速度!哥们儿还在外面等着呢。”

“没钱!没钱才回来,一回来就要钱!你才十七岁啊!你能不能让我和你妈少操点心?!”

“我让你们操什么心了?!”儿子抢上一步逼视着我,“你们但凡有钱,但凡有户口,我至于连书都读不上吗?”

“怎么读不上,不是……”

“那农民工学校隔三差五连老师都他妈跑了读什么读啊?你在咱家学历最高还戴个眼镜你说说看读书有啥用?你知道啥叫三体人吗?你知道啥叫Facebook吗?你知道啥叫一带一路吗?”

我被儿子这一连串的排比句镇住了,脑子里回放他说的内容,眨巴着眼睛半天没有应对。

“邓小器……邓小器……”外面他的狐朋狗友鬼鬼祟祟地喊他。

他伸手过来掏我的钱包,我赶紧去捂,结果没他利索,他打开我的钱包说怎么只有三百啊我又赶紧去捂他的嘴怕被李红菊听见,转眼间他就把钱包还给我了说爸我抽了两张给你留一百我走了啊!

妈的混账儿子!把老子今晚的计划完全打乱了!一会儿找金小溪没钱开房了。   

我眼睛一花,儿子旋风般的消失了,在他关门的一刹那,我看见他耳朵上镶的那颗耳钉闪闪发光。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雪青 + 10 有钱,就是任性!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3 14:2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雪青 发表于 2015-5-13 08:54
雷锋……
哈哈……亦正亦邪,把个小人物刻画得入木三分

嘿嘿,慢慢看,谢谢雪青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3 18: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一天的委屈,金小溪的脸,钟瑞桂的脸,美瞳的脸,还有张天狮田燕金小海的脸,像摊的煎饼果子一样,一层一层在我脑海里重重叠叠又不厌其烦地翻过来倒过去。
怎么想到煎饼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3 18: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 发表于 2015-5-13 14:24
嘿嘿,慢慢看,谢谢雪青姐!

哇!难不成你很年轻,文笔真的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4 09: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雪青 发表于 2015-5-13 18:09
哇!难不成你很年轻,文笔真的好

哈哈,惭愧,年纪也不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4 09: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十三)
我气得要命,在儿子关门的一瞬破口而出:“老子不知道作了哪门子孽生了邓小器你个败家子,狗日的你翅膀硬了你就不要回来了!老子不认有你这么一个儿子!”
外面的几个小年轻嘻嘻哈哈的声音,突然同时一声欢呼,夹杂着几声“牛逼!”“还是你丫牛逼啊!”,看来是儿子在炫耀他弄到钱了。
我叹了一口气,突然意识到儿子回来了红菊怎么一句话都没有说,我自顾自地骂道:“你怎么不吱声了?看看!这就是你教育出来的好孩子!”
红菊还是没有说话,我纳闷地转过身,看见红菊背对着我,蹲在地上,我这才闻到锅里的菜已经有很大的焦糊味儿了,我三步并作两步跳到她的面前,忙不迭地先关火,伸头一看,她给我做的我最喜欢吃的回锅肉啊,都成黑炭了,我怒骂到:“你他妈作死啊,现在的菜有多贵你……”
红菊一声不吭,大颗大颗的眼泪在往地上滴。
我停了一会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弯腰,伸下手想拍拍她,还能摸到她的背,她一把推开我,站起来自顾自的接着洗锅,炒菜。
我俩开始吃饭,那盘回锅肉也舍不得倒了,在一堆黑色焦糊中扒拉一些还能吃的东西。
红菊突然问道:“你不是今天没开张吗?那钱哪儿来的?昨天你的钱包里可是没钱的”
“我……”
“你不要骗我,我不是要你的钱,我是要你多顾着家。”
“唉,确实,我今天卖了三百块钱,主要是晚上张天狮他们几个约我今天晚上去打牌,我又怕你不同意……”
“我就是不同意!”
“你怎么这么死脑筋?我要是赢了今晚可是上千的收入啊!”
“你说说你哪回赢过吧?”
“算了算了,真他妈烦!你管得也太宽了?你给我举个例,哪个大老爷们儿不耍牌?”
我在屋里故意气呼呼地大声摔打着东西,酝酿出“今晚老子非出去打牌不可”的环境,红菊不再理我,收拾桌子洗碗。
我偷偷地从家里的保险套里拿了一个,放进裤兜后沉思一下,又偷偷地拿了一个。
在外面单买一盒不划算,还是拿家里的吧,反正好久都不用了,过期也是浪费。
不行!红菊心太细,拿两个决计瞒不了她!我又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放回原处,哼哼,跟老婆得斗智斗勇啊,她就是发现少了一个,我也可以说是上次因为关键时刻吵架,浪费了一个。
我高昂着头,径直往家门外走,看见红菊佝偻着腰在狭窄的厨房洗碗,突然觉得我在家里看到她的,似乎一直是背影,这个背影,充满了苍老和虚弱,头发花白,要屁股没屁股要身材没有身材,跟我出个门,感觉比我老十岁。
我突然心里一苦,暗暗骂自己:“你他妈真是畜生!外面的小娘们儿能跟你过一辈子吗?红菊来北京后,我连菜市场卖的衣服都没有给她买一件,你狗日的还是不是男人?”
我突然想哭,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推向她,她捅捅她:“唉,你啊……本来我是想给你个惊喜的,看看这是什么?”
红菊不回头,我从衬衣口袋里掏出金项链,从后面把它围在红菊的脖子上,红菊觉得凉凉的,低头一看,立马惊着了,吓得跳到一旁,似乎脖子碰上了火钳:“这是从哪里来的?!”
“捡的,我在店门口捡的,不知道谁掉在那里的,可能这链子断了才掉下来的,本来打算找金匠修一下再送给你,可是你看你这脾气……”
红菊惊恐地看着我:“我不信,你这不会是偷的吧?”
“怎么可能!我偷金铺还是直接生抢把链子拉断了?你觉得我有这个胆子吗?”
红菊想想也是,直勾勾地看着金项链,目光闪过一丝艳羡,不过她说:“不行!咱们得还给失主!”
“哎呀你就拿着吧!哪儿去找失主啊!”
“那也不行!宝器你不能这样!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你得上交,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好吧好吧,你先留着,等失主找来了我还给她。”
“不能留家里,不然咱就说不清了,你最好上交。”
“好了好了,明天就上交!我走了啊,真是烦死了!今晚别等我了,不赢钱我就不回家!”
这是最好的情况了!最好红菊把金项链留下,这样我马上开除田燕,把金项链的事往她身上一推就可以了,即使红菊坚持不留下,我还可以酌情还给金小溪……哈哈,这是完美啊!
我出了门,春天的晚风拂来,我下半身的荷尔蒙犹如小草般疯长起来,我越走越快,几乎是跑到了金小溪的租住屋门口。
我先在她屋子四周转了几圈,没看到有熟人,在她门口蹲下系鞋带,听到里面什么动静,我站起来,拨她的电话:“是小金吧,我是邓老师啊,在家吗?……金项链?哎呀你急啥,在家就开门,别让邓老师在门口傻站着……再不开门我走了啊!”
门吱呀一开,金小溪俏生生地站在我面前。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雪青 + 10 同是望京人,加分不解释!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4 09: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十四)
金小溪打开房门,我没进去,试探着问道:“你弟在里面吧?”

金小溪摇摇头,并没有什么话。我走进她的房子,这是一间很狭小的出租屋,一张床几乎占据了出租屋,床下露出了几个箱子的一部分,剩下的地方就只够摆几把椅子,椅子上散乱地摆放着她的一些日常用品,再剩下的空间,就是户主为了出租房子自行隔断的一个厕所,厕所没门,金小溪用碎花布帘子挡着的。
我大大咧咧地走进来,去撩布帘子,看似无意地说:“这帘子后面没藏人吧?”

金小溪一个箭步跻身过来,挡在我面前,紧张地说:“没人。”

我笑了,意味深长地:“知道你们女孩子的卫生间秘密多,我又不进去。”

接着,我在这仅可以容身的空间转了一圈,皱了皱眉,很不满意地说:“小溪啊,条件太简陋了,你还得努力!还得奋斗啊!”然后转过话题:“你不会和你弟一起住吧?他人呢?”
“哪有地方住啊,他刚来不久,先和老乡打挤住”金小溪欲言又止,最后弱弱地说。
我心里乐开了花!有戏!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我还得判定金小海是不是在附近、有没有可能突然过来。
我邓宝器在茶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作风问题害死人!一个人的政治生命很重要!
“那他住得远吗?”
金小溪没回答我,急切地问我:“你找田燕没有?金项链是不是她拿了?”

“着什么急啊,我辛辛苦苦来你这里,连口水都不给喝……哼!”我撅起了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邓叔,求你了!你金项链要是在你那里或者在田燕那里,还给我好吗?叔啊现在挣钱多不容易,我得卖多少钱才能买这么一条啊!”金小溪急哭了。

我放肆地一把抱住她,从上到下把她贴住,然后把她往床边挤:“你个小娘们儿!今天不是挺横的吗?不是当着大家伙儿的面打了我一耳光吗?再打我啊,来啊,叔今天就是专门过来让你打个够的!”

然后我的嘴就气势汹汹地扑上去了。

金小溪的脸顺势往后一躲,我的嘴扑了个空,很不甘心,又往前呶了呶,辛亏我的腮帮子把它拉住,不然这张贱嘴就叛逃了。

我又顺势把她往下一按,金小溪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叔,我晚上还有事儿呢,你把金项链给我你快走吧!”金小溪开始哭了。

“咦,你今天怎么了?你们这帮小孩儿太精了,今晚我可不能白来了,别像上次,房都他妈的开好了,我衣服都脱完了,结果都还是让你给跑咯!”

我按不下去她,借力一个转身,我躺到了床上,她的半截身子压在我身上:“怎么样,叔的腰劲还是不弱于年轻人吧?嘿嘿……”,我的手开始往她衣服里伸……。

当时,我一点儿都没有发觉她有什么异常。

手伸进她的衣服,她开始哭,也不躲我,小声喊道:“不要欺负人……叔,你要点儿脸行不行?”

我欲火焚身,伸手掏出避孕套,放在床上,然后把她往下拉,没拉动,她的力气一下子大起来,我奇怪地瞟了一眼,发现她都没看我,直勾勾的看着我后脑上方。

我放开她,往后一看,遮厕所的布帘子可能因为挨着床,也在一摇一摇地动。

“叔,我真的有事,你快走吧,金链子我不要了。”金小溪突然又像下午在茶城里那样狂怒起来,一把推开我,站了起来。

“咋拉?”

金小溪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睁开时,我打了个激灵,她的眼睛突然变得特别瘆人:“叔,我觉得有人要杀我。”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20 收起 理由
黑桃A + 10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雪青 + 10 大人,此事必有蹊跷!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4 10: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 发表于 2015-5-14 09:06
哈哈,惭愧,年纪也不小了

看您的头像就很有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4 10:5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 发表于 2015-5-14 09:08
杀人者,邓宝器(十四)
金小溪打开房门,我没进去,试探着问道:“你弟在里面吧?”

越发精彩了,等着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触屏版| Archiver|小黑屋|邻友圈 ( 京ICP备05082545号

GMT+8, 2018-11-15 18:18 , Processed in 0.137353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