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友圈

搜索
楼主: 倦客

杀人者,邓宝器(长篇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14 15: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 发表于 2015-5-14 09:08
杀人者,邓宝器(十四)
金小溪打开房门,我没进去,试探着问道:“你弟在里面吧?”

情节蛮曲折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6 22:2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9 10:24:4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版主回归!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9 11:2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2 15:3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上各位老朋友了!
这两天我的生活有一些变化,所以没有上来更新,谢谢大家的关注!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2 15: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十五)
我顺着金小溪的目光又回头看了一眼,这次布帘子晃都没晃,啥动静都没有,我嘿嘿淫笑着:“开什么玩笑啊,谁要杀你啊?谁敢杀你呀?丫头你别怕!叔叔有枪!不信叔叔拔出来给你看看。”

说着,我一伸手把枕头旁边的安全套外包装袋撕开了。

我把她又翻过来,还没摆正自己的位置床就吱吱扭扭开始痛苦地呻吟,真他妈的不得劲!我力气用小了制服不了金小溪,力气用大了感觉就像在强奸床,我空有一身好武艺,但这个狭小的出租隔断间不给我提供施展的舞台,我心里不禁怒骂道:邓小器啊邓小器,你可真给你爹排忧解难!

金小溪开始哭,莫来由地哭得特别凄凉:“叔,你是好人,别这样,别这样行吗?。。。。叔,上次是我不对,我不该让你破费那么多钱。。。。。叔,你没有女儿也该有妈有姐妹啊。。。。”

“别动别动,咋的啦?不想要你的金项链了?”我气喘吁吁地威胁她,心头焦躁,动作更加粗暴,心想老子这根金刚钻不信揽不下你这瓷器活儿,下午她打我那一耳光的表情又浮现在我面前,这丫头比猴都精,上次我乘着她初来乍到处处事事都把我当导师的热乎劲儿,又请她吃饭又送她礼物,还请她去后海泡吧-----红菊到现在都不知道后海的门儿是往哪儿开呢----,泡到凌晨她吐得一塌糊涂,我咬牙又开了一间房,刚在前台交完钱拿到房卡,回头准备搀扶她------结果她跑了!

人不能在同一个坑跌倒两次,我下定决心,前面不管是刀山还是火海,哪怕是天塌下来,也要直捣黄龙绝不收兵!

我一言不发就像个严谨的矿工,窝着腰戴着安全帽,正打算小心翼翼地往前探索,突然觉得悄无声音,抬头一看,金小溪面无表情,眼睛空空洞洞地盯着房顶,就像一具尸体。

红菊嫁给我的那一个新婚之夜,就是这样的表情,就是这样的眼神。

我突然一下子软了下来。

那晚,我在她的面前痛哭,恨自己不是男人,没有能力对抗和报复,我发誓带她远走,离开那个贫瘠的鬼地方。

多年以后的这个夜里,我的面前躺着的是另一个红菊,她在这里无钱无势,卑贱的我就可以这样欺负更卑贱的她?!

我默默地起身,摸了她一下,说道:“呵呵,叔是考验你,跟你闹着玩儿呢!放心吧,田燕说金链子在她那里,我明天早上就还给你了。”

金小溪一动不动,不置可否。

我穿好衣服,打开房门,郁闷地走了出去。

偷鸡不成蚀把米,到手的金项链又得还回去,老子成天干的就是这些破事!

三分钟前做的事,三分钟后保证后悔!做事无能,做贼无胆,恨自己要脸,怪自己不缺德!

邓宝器啊邓宝器,你真是个大宝器!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我以为是红菊打来的,很不耐烦地一看,原来是刘胎神打来的。

“嗨,宝器你在干啥呢?”

“干啥?老子在日天!”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24 收起 理由
黑桃A + 24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2 15:4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倦客 于 2015-5-22 15:43 编辑

杀人者,邓宝器(十六)
刘胎神哈哈大笑:“邓哥你真是志向远大,现在是不是一柱擎天啊?”

我也笑了,说道:“狗日的你咋知道?有屁快放,没屁我挂了啊。”

刘胎神说:“宝器我就是要解决你这个烦恼,南湖丽港的那个小区有个楼凤真不错,我今天刚试过,600块钱全套,光是口活儿150,吹拉弹唱念唱坐打全部都拿得起放得下,绝对是我们普通老百姓消费得起的林志玲!你去试试,如果不满意我退钱给你。”

“你他妈的怎么改成拉皮条的了?呵呵,改天试试啊,你把电话和地址发过来吧。”我现在正是欲火和怒火交织着燃烧,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表情狰狞,划一根火柴都能自焚。

“好吧,我明天发给你。”
“现在!老子现在就要!”

“那我没有,我是照着南湖丽港小区东门外面的那根电杆上的小名片打的电话,名片上面印着包小姐三个大字,下面是靓丽白领、清纯学生八个字,照片用的是林志玲的照片,特别好认!”

“你不是给她打电话了吗?怎么手机没有存她的号?”

“唉,我那个夜叉老婆你还不知道?哪有你们红菊好哦,自从上次被她抓住以后,连从我身边飞过去的母麻雀她都要捅下来检查。。。。惨啊,我完事以后把这个小姐的电话拉黑,然后又删了这条通讯记录,你直接去吧,就说刘总介绍的,哦,对了,她叫甜甜。”

我挂了电话,在夜风中伫立。

我沉思道,现在都十一点了,南湖丽港那么远,至少有七八里路,走过去得四十分钟,而我身上只有一百元,连个口活儿都不够。。。。去不去?

老子今天倒霉透顶,镇店之宝给砸了,挨了两个女人的打,就卖了三百元还被儿子抢了二百,晚上子弹都上膛了却连枪栓都没有拉开,生理得不到满足,心理得不到征服,道理得不到说服,总之得不到舒服!

去!

老子都倒霉成这样了,凭啥不去?

我下了决心!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那里有一个林志玲那样的女人,专门为我留一盏灯,专门为我开一扇门,并且还会嗲声嗲气地用娃娃音对我说:“先森。。。。扫五十块就扫五十块啦,做人呢,就是要开森!以后先森多多照顾人家的生意就可以的啦!”

真是画面太美不忍直视,老子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

一股丹田之气油然而生,我充满了力量,向南湖丽港的方向快步走去!得跟时间赛跑啊,不管多晚红菊都会等我,时间紧任务重,我得快点儿!邓宝器啊邓宝器,在外面偶尔逢场作戏是可以的,但你要随时保持清醒的意识!什么时候家庭都是第一位的!男人可以风流,但绝对不能下流!!!

像我和胎神这样的人,白天只要一口喝的,晚上只要一手摸的,我们是良民中的良民,只要是个制服我们就害怕,连运钞车的保安我们都绕道走,生怕让他们觉得我这个弱不禁风眼镜儿也想打劫。

但是,我们也是这样的人:我从来不要求你看得起我,但你千万不要压榨我的生存空间,本来挣的就是三瓜两枣的钱,吃的就是三汤二水的饭,你们有钱的挣多少钱跟我没关系,你们当官的争多大的势跟我没关系,谁当皇帝我们都双手双脚赞成,但是,你第一不要干涉我的食欲,第二不要干涉我的性欲,只要这两条你不干涉我,什么都好说,否则,老子反正烂命一条。

十一点半,我提前十分钟到达指定位置,刘胎神说的那个电杆很显眼,电杆上的“包小姐”很醒目,林志玲在昏黄的灯光下暧昧地对我笑着,无限柔情。

我按捺着砰砰的心跳,开始拨打林志玲的手机号。。。。

我小心翼翼地把手机上的麦克风贴在我的耳膜上。。。。

短促的间隔之后,一个甜美的女声说:“您好,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

回家的路是如此漫长,我心如止水,一脸无所谓地走着,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满脑子只想着一个人。

当然,他也没给我机会,他也关机了。
刘胎神,我操你妈个祖宗个嘎嘣脆!!!

我蹑手蹑脚地回到家,已经十二点半过了,红菊在床上一如既往地毫无声息,但我知道,她没有睡着。

这个夜晚我睡得特别踏实,我甚至做了一个甜美的梦。

我梦到我们一家人住在一个宽大的房间里,红菊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红晕,以女主人的身份招呼着我的那些狐朋狗友,邓小器头发也梳顺了,衣服也穿正了,耳朵上也没有耳钉,还是像他小时候那么乖,在自己的房间和他的朋友们热热闹闹地玩魔兽世界。

我甚至梦到了金小溪,她远远地坐在我家的角落,温柔地笑着,我情不自禁地走过去,握住她的手,温润如玉,我感动极了,说道:“还是觉得你最好!”

在梦里我还没有幸福得笑出来,迷迷糊糊地听到房门一声大响,屋里里一下传来无数杂乱的脚步声和低吼声,紧接着红菊开始不停地、凄厉地惊叫,我突然双手双脚被死死地按住,脑袋更是动弹不得,身上像突然压了一座山,我这才睁眼,侧眼看见一只黑洞洞的冲锋枪管,狠狠地抵在我的太阳穴上。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雪青 + 10 楼主也是蛮拼的!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23 17:5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 发表于 2015-5-22 15:42
杀人者,邓宝器(十六)
刘胎神哈哈大笑:“邓哥你真是志向远大,现在是不是一柱擎天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23 19: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 发表于 2015-5-10 20:59
谢谢关注!发生在哪里其实不重要,我只是想讲一个有情节有意思的故事

那好,继续听你讲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23 23: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4 16: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十七)

老子当时就吓尿了,全身瘫软得像一摊鼻涕,我想哭都哭不出来,嘴里“嗬嗬嗬”作响,太阳穴上的枪管快捅进脑袋里了,我生怕这枪走火,你要是觉得可笑那说明你肯定没有被枪顶过头,这样劲爆的场面只有在电视上见过,搞得老子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


红菊跟我一样,也被几个特警按着,她还穿着内衣内裤,但至少显得比我有勇气,不受控制地凄厉地尖叫,一个全副武装的特警走过来,用枪托狠狠砸了她一下,红菊由尖叫改成嚎哭,特警直接踩住她的头,吼道:“警察执行抓捕行动!老实点儿!”


红菊吓得呜咽,我哪里还顾得上她!任由身上的警察快把我的四肢拧断了,心里似乎特别冷静:好了,好了,再忍一会儿就好了,不过,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


这时,一个岁数大的警察捏着我的下巴往上拧:“说!你的姓名!”


“邓……邓保义,同志们你们搞错了吧?”我脖子都快被他拧断了,痛啊!眼泪鼻涕没有眼力价儿地沾了他一手。


“出生年月!”

“1969年6月5号,大哥,你们搞错了……”话还没说完,警察手上一紧,我像鸭子一样“呷”了一声!


“问什么你说什么!少废话!”


这边利索地给我戴了手铐,命令我站了起来,我泪眼婆娑地一看,家里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多客人!满满当当地挤满了!门口还有很多警察往里挤,全都是一脸的兴奋劲儿!


他们叫我立正,抬头,保持这个姿势,一个扛着摄像机的警察走过来正面对着我,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地扫,然后,姓名性别出生日期等又让我答了一遍,那个摄像的警察兴奋地说:“不错不错!犯罪嫌疑人还很配合!整个抓捕行动一气呵成,同志们的战斗战术动作都表现得很全面!我参与了这么多行动就这次拍得最好!”


我站得直直的,胸脯挺挺的,如果跟他们一样穿上这么带劲儿的警服一定像个军训标兵---不过他妈的,真够难为情的,我穿了一条特别性感的花内裤,就是特别可能旧还有点儿脏,我的裤裆特别湿,特别是还有液体源源不断地顺着腿恬不知耻地流到了脚板底下,我哭丧着脸,一动不敢动,面对这飞来横祸,我特别特别地委屈,我特别特别想找个青天大老爷倾诉,我特别特别想我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4 16: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非ヤer戯 发表于 2015-5-23 19:23
那好,继续听你讲故事

多谢,请多提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4 16: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雪青姐,谢谢黑桃哥!
这段时间全靠你们给面子,让我有勇气继续写下去了!
让掌声来得更猛烈些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雪青 + 10 看得我也是醉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4 16: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倦客 于 2015-5-25 12:01 编辑

杀人者,邓宝器(十八)
他们随便在床的周围捡了一条裤子叫我套上,并且抽掉了皮带,我感觉裤子一个劲儿地往下掉,两边的肩膀各有一双有力的大手按着我,我只好撅着屁股往前扑腾,红菊在后面哭着喊:“你们让我穿上衣服吧。”原来他们连红菊也要一起带走,我想回头看,肩膀上立马一痛,身后的声音断喝道:“看什么看?走!”

我从闹哄哄的人群中挤出门,摄像的警察在身后喊道:“站住!怎么回事?前面的停一停!我都还没有出来呢!”

我们大家照章程重新站好,后面两个特警放开了我,咔咔退后两步,重新整理了一下警蓉警帽,端着微冲雄赳赳地站在我的身后两侧,就像我的贴身警卫,然后所有的特警咔咔咔地自动列队,全副武装地站住我身前两侧,我一看外面那叫一个人山人海!大清早的我没见过这么多的人,很多认识我的人奔走相告:“快看快看!邓宝器被抓了!”

我虽然穿了裤子,但还是光着上身,那个摄像的警察拿了一件衣服往我头上一罩,我郁闷地想:“人家电视里不是都给的黑头套吗?”,摄像的警察利落地端起摄像机:“两边的别动,张队把枪收起来!拿个对讲机站侧面,哎,这就对了,张队您要怒视犯人,嗯,非常好!嫌疑犯走前面,嫌疑人!别看别人说你呢!把头低下来!把警车开过来!。。。。好了,注意镜头,开始,走起!”

。。。。。。。。
我被押进了一间审讯室,他们利索地把我的双手双脚全部固定在一个椅子上,我开始喊冤枉,张队对我吼了一声:“你冤枉是不?好,现在我们不让你喊冤枉你偏喊冤枉,那么一会儿你该喊冤枉的时候我们也偏不让你喊冤枉!”我立马停了嘴。审讯室里照例进进出出很多警察,小声的交头接耳,他们都显得特别兴奋,似乎破案迅速可以请功一样。过了一会儿,张队陪着几个领导模样的人,看了看我,小声的布置了几句,大家又似乎分头行动,审讯室里安静下来,张队和两个警察坐在我对面,炯炯有神地盯着我。

我哭丧着脸,赶紧又开始喊冤枉:“警察同志我没招谁没惹谁我冤。。。。。”
“抽烟吗?”张队笑眯眯地拿着一根烟问我。
“不抽,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冤。。。”

“姓名?”张队自己把烟点上。
“邓保义,大哥我。。。”

“出生日期!你知道这儿是哪儿不?现在是正式录口供!轮到你说话了吗?我们问一句你答一句!”

我老老实实地又我的身份信息回答了一遍,这期间,又有警察进来取我的指纹,抽我的血样。

我越来越害怕。
我到底是犯了什么法了?我是不是得坐牢了?

从被抓到现在,我一直处于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总觉得一切都是幻觉,但坐在审讯室里,看着他们这么正式,我越来越恐惧!一想到可能面临的后果,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打哆嗦,说话也不利落了,又开始稀稀拉拉地涕泪横流。

张队看我这副德行,笑了:"怎么现在就怕了?后面的程序还多着呢,早说少受罪!说吧!"
“大哥您让我说什么啊?”

“你别这儿揣着明白装糊涂,你说你昨晚干什么了?”

我浑身抖了一下!我就怕他们问这个!在来的路上,我一直在琢磨:是不是金小溪知道我偷了金项链不给她,她报警了?!
也不至于啊,一根金项链不至于这么大阵仗吧?

“快说,一看你就像个犯罪分子的样子,老是交代昨晚干嘛去了!”
“昨晚啊,哦,我捡到了金小溪的金项链我去还她了。

“几点?”
“八点半过吧”

“然后呢,接着说”
“去了她家里我一看金项链又忘戴了,然后我就出来了”

“出来的时候几点?”
“九点五十?或者十点左右吧?”

“然后呢?”
"然后呢。。。。。"我脑子里飞快地转,是不是我想去南湖丽港找小姐的事情都被他们知道了?不至于啊,我又没嫖上。。。。

“少眨巴眼儿!赶紧的!然后呢?”

“我从金小溪那里出来以后就散了散步,到底溜达溜达,一直溜达到南湖丽港那里就返回去溜达回家,然后我回家睡觉,然后你们就冲进来了。”
“你溜达了多长时间?有人作证吗?”

“我从金小溪那里走到南湖丽港小区东门用了大概四十分钟,走回家大概快到十二点了。没遇到熟人,没人作证。”
“从十点到十二点这么长的时间就溜达?你八点四十进了金小溪的门是有人看见并作证的,但是你十点出门可没人看见。”

"大哥。。。您把我弄糊涂了,我到底做了什么?是不是金小溪告我什么了?"我眼泪汪汪地看着张队,快崩溃了。

“昨天晚上的救火车响你没听见?”
“听见了,没留意,那个时候我刚回家上床。”

“好了,我不跟你兜圈子了,金小溪的租住屋昨晚失火,消防人员赶过去灭火以后发现金小溪已经毙命,你说说这事儿怎么就这么巧,这事儿怎么就那么跟您有关系呢?”

我脑袋嗡的一下。
金小溪死了?
金小溪死了?!

我喊道:“长官你要弄清楚原因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我什么事情都没做啊!”

“什么事情都没做?她订的盒饭是你抢的吧?她来理论你们发生了口角对吧?所有人都看见她打了你一耳光对吧?”张队长悠悠着说,长吐了一口烟,斜着眼睛,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接着说:“我们现在正在取证录口供呢,金小溪他弟弟,茶城的一些商户,包括你老婆李红菊,现在和你一样,都在局子里呢。”

“天啊!那是不是她自己失火了烧死自己了?跟我没关系啊!”

“那你干嘛把这个交给你老婆李红菊?”张队晃了晃一个封口塑料袋,我一看,是金小溪的金项链。
我赶紧说:“我跟老婆说好第二天还给她的!”

“呵呵,你刚才不是说当天晚上就打算还给她吗?”
我愣住了,浑身冷汗。

“怪就怪在这里,消防人员灭火及时,死者金小溪还没有到毁尸灭迹的地步,现场侦查,金小溪不但下身赤裸,而且我们发现了这个。”张队拿起一个封口塑料袋。
这个塑料袋里,是一个撕开的安全套。

我感到天旋地转。

张队不紧不慢地说:“我们在你家搜出了这个”,他拿出一盒安全套,“通过比对,现场遗留的这个安全套就是这盒安全套中的一个。。。。呵呵,你可真是够节约的啊。”

“大哥,我跟你说实话吧,当时确实想。。。不过后来没有,套子都撕开了,就是没有用呢!”
“哈哈哈,撕开了?没有用”奇怪的是现场我们没有找到套子“张队说。

我瘫在椅子上,艰难地说:“大哥,我真的没有,我十点就出门了,因为我的朋友刘太森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南湖丽港那里有个小姐好,我就去了,不信你们可以查电话记录,也可以找刘太森对质。”

“哦,找小姐?这个证据可能对你有利,那么这个时间段你去嫖小姐了,这个小姐叫什么?我们马上取证。”张队长没有料到案情出了转机,皱着眉头说。

我沉默,半晌说道:“没嫖成,我在小区门口给她打了个电话,但是她关机了。”

说完这句话,我又尿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黑桃A + 10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24 18: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采野花...........还是自重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触屏版| Archiver|小黑屋|邻友圈 ( 京ICP备05082545号

GMT+8, 2018-9-22 05:20 , Processed in 0.11046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