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友圈

搜索
楼主: 倦客

杀人者,邓宝器(长篇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24 22: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 发表于 2015-5-24 16:14
杀人者,邓宝器(十八)
他们随便在床的周围捡了一条裤子叫我套上,并且抽掉了皮带,我感觉裤子一个劲儿地 ...

摊上大事了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5 13:5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十九)
我不知道他们审了我多久,反正我看张队长他们轮流去睡觉都轮换了四五次,不停地问我,翻来覆去的问我,不准我睡觉,不等我迷糊要我自己抽自己耳光让自己清醒,要不用警棍抽打捆着我的椅子,发出爆裂的声音恐吓我,有一两次失手打在我手上,钻心地痛,感觉手指头都断了他们还不准我发出声音。


老子觉得江姐赵一曼她们绝逼是假的!哪里有她们那种进了审讯室动大刑都还能不招的人?人就是铁打了,意志上都受不了这种折磨!其实根本不用上刑,光是让你不睡觉,你都觉得生不如死!


老子已经疯了!脑袋至少有以前的三个大,还不停地往外膨胀,两边的太阳穴就像有两个民工不停地拿大锤敲,我的耳朵里轰隆隆的,眼前出现幻觉,从小到大见过的所有人不停地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所有的人都把他的脸凑在我面前不停地问这问那,我这句都听不清楚耳朵又被一大群人揪过去问下一句,我现在哭都哭不出来。感觉自己在说胡话。


张队已经恼羞成怒了,看得出来他也累得够呛,他的脸乌黑乌黑的,脑袋挤过我眼前的幻影,和其他幻影一起问我金小溪是不是我杀的,我的眼皮都抬不起来了,他伸出指头扒开我的眼皮,我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于是妩媚地冲他笑了一下,这下张队举起一根呲啦呲啦冒着蓝火花的电棍想我戳我,被别的警察赶紧劝开了。


不管怎么说,我没有挨打,现在被抓进去不允许有刑讯逼供了!这对广大违法犯罪者来说是个福音啊!这点我可以作证!还是党的政策好!


同时,我又觉得江姐赵一曼她们扛得住也是可能的,像老子这么怂货一个,在茶城都被女人打的菜鸟级别,从一抓进来就屎尿失禁,到现在的神马都是浮云,简直是在战火中成长!人的承受力是无限的!


我就是死在这里,也绝对不能承认我杀人!杀人是要偿命的啊!你他妈的忽悠我招供了就可以睡觉了,问题是睡醒了就得枪毙!再说了,老子现在都没搞清楚咋就成了杀人犯,我离开的时候金小溪不是好好的吗?我被折腾得想死都死不成,她怎么就死了呢?


渐渐地,张队的脸变成金小溪的脸,乡下来的女娃没有城里人那么洋气,但也没城里人那么妖气,干干净净漂漂亮亮,就是可怜巴巴的,那天晚上我压着她的时候,她对我说:“邓叔,我觉得有人要杀我!”


老子当时怎么就不拉开布帘子看一下呢!


金小溪的脸又变成红菊的脸,虽然她嘴是歪的眼睛是斜的,但是她人好啊!夫妻这么多年,老子都没有勇气带她好好逛过一次商场!不知道她现在怎么了?放回去没有?儿子怎么办?儿啊,你要坚强!要相信你爸是冤枉的!


要是当时就听红菊的话,把金项链连夜还回去就好了,至少能说得清楚啊!


还有红菊让我好好保存那个罐子,算命的都说了,一打碎就有血光之灾,我还不信,还想耍小聪明伪装成古董卖个好价钱……


我邓保义活了四十多岁,老老实实,本本分分,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人的事情!……只要做了就吃亏!没一次逃脱!他妈的就因为偷吃了几盒盒饭,怎么就成杀人犯了呢?


老子冤啊!老子的祖坟是不是冒的黑烟?


我又开始哇哇哭了,不是哭,是嘶哑的嚎,别说眼泪,我现在连口水都没有了。


张队现在咽口唾沫也困难,我俩像两台老爷车的气缸,更像生离死别的恋爱中的男女,说也说完了干也干完了,面对面呼呼干喘,唉,他们当警察的也挺受罪,也挺委屈,我要是审成他这样,绝对找个没人的地方哭一场。


一个年轻警察不停地看表,也真是累得扛不住了,过来劝张队:“算了,让这小子歇一会儿吧,你看他瞳孔都放大了,再审下去我怕出事。”


张队沉默半晌,喊到:“松开,送监!”


我目光呆滞,由两个协警搀着,张队目光炯炯,一把拍在我肩膀上:“你个怂货别这么硬,现在所有证据链都指向你,你就是不招,我们也可以根据证据定你的罪!”


年轻警察领着我们,走过长长的甬道,咣当打开一个牢门,对里面说:“新犯来了,帮助他熟悉熟悉监规!”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雪青 + 10 duang~duang~duang!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5 13: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上面各位捧场,深表感激!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25 20: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6 14:5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26 14:5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二十)
我被推进这间牢房,里面黑洞洞的啥都看不清,我站立不住,从牢门滑下来瘫坐在地上。

牢房里静得只能听到我哎哟哎哟的呻吟,我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罪,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浑身像散了架,站都站不起来,腿也伸不动,我定睛一看,原来脚上也被上了脚镣,我不由自主地长叹一声:“这可怎么办啊!”

牢房里还是没有声音,我艰难地环顾四周,我的面前出现了一堆野兽一样的眼睛,然后脸的轮廓,身子的轮廓渐渐浮现出来,他们稀稀拉拉地围绕在我周围,周围一片杀气,根本不像和我是同类,我被投进了一个兽笼,我吓得一下子激灵起来,半坐着不说话,就这么对着他们。

老子做了十多二十年生意,也算看了不少人,自己也被不少人看不起,自认为老江湖了,但是一到这个地方,我才发觉什么稀奇古怪的面相,多么猥琐可恶又令人生畏的人都集中在这里。

怪不得这里的警察火气大,天天跟这些人打交道,其实也就是陪着这些人坐牢。

“嗨,犯的啥案子?”离我最近的一个人冲我说话。

“大哥,我没犯案子啊,他们说我杀了人,但我真的没有杀人啊!”我哭丧着脸说。

我心里害怕,急于想和他们打成一片。

后来发现我错了,开始的沉默就是较量,我上的是重刑犯的刑具,他们也在掂掂我的份量,但我一说话就露馅儿了。

“说说,咋回事。”最角落里出现一个声音,我仔细辨认,那人瘦得皮包骨头,岁数和我差不多大,他的身边全是五大三粗的壮汉。

我就像个祥林嫂,把这事儿来龙去脉地跟他们讲,大家可能是寂寞久了,听得津津有味,我的语言功能也渐渐恢复,老子的口才一直不错,讲得抑扬顿挫,兴奋的时候还挥挥手表达一下情绪,一挥手手铐之间的长链子就哗啦哗啦地响,所有的人都热切地看着我,我讲着讲着感觉自己进入了红岩里面的场景,我们大家在牢房里开党委会,老子是许云峰!

这帮犯人们不但听得仔细,还不停插话,启发我,提示我,而且时不时讨论我叙述的合理性,他们的水平明显比刚刚审我的那些警察水平高多了,那帮人就会一句话:“说!人是不是你杀的?!”要不就是:“你交不交代都不影响判决结果!”

我的难友们就没这么简单粗暴!尤其是我和金小溪的床戏,整个牢房都变得婉约伤感,我用嘶哑忧伤的男中音述说着一个令人心碎的故事,就在金小溪准备献身给我的时候,我痛苦地放开了她……很明显,我要对我的家庭负责,我不能同时伤害两个女人,我的理智战胜了感情。

我流着两行泪讲完,脑子里浮现的全是金小溪刚来北京时的淳朴和对我的依赖,小溪,你是爱邓老师的!此生无缘,来生再见!

故事讲完了,牢房里半晌没声音,过了一会儿,一个壮汉瓮声瓮气地说:“妈逼的不得劲不得劲!没有日上逼有个鸡巴好讲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黑桃A + 10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30 15:5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倦客 发表于 2015-5-24 16:13
谢谢雪青姐,谢谢黑桃哥!
这段时间全靠你们给面子,让我有勇气继续写下去了!
让掌声来得更猛烈些吧

这两天我也忙,今天赶紧过来看又没有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1 22: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雪青 发表于 2015-5-30 15:50
这两天我也忙,今天赶紧过来看又没有更新

多谢雪青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1 22: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者,邓宝器(二十一)
牢房里哄堂大笑,我赶紧也呵呵地陪笑,心里骂道这帮傻逼真是没情调加上素质低,怪不得他们只能坐牢。

角落里又咳了一声,一下子四周又安静了,那个瘦子一定是牢头,他慢慢地说道:“那么说你这是第一次过堂吧?感觉怎么样啊?”

“生不如死啊!他们搞疲劳战术,不让我睡觉,我觉得再长半个小时我都得疯了。”

“你这就够享福的了,你以为警察是吃白饭的?你这样的就是一碟小菜!告诉你,你现在还没有交代只不过说明他们还在犹豫要不要尽快结案。”

“大,大哥,您这是啥意思?”

“这地方是专门收拾恶人的地方,能收拾恶人是不是比恶人更恶?再牛逼的人进来,在我这儿也得老老实实趴着磕头,你明白吗?”

“大哥我明白!”

“你不明白,知道刚才政府那一句话吗?叫我帮助你熟悉熟悉监规,他这么一说就是下指示了,你今晚好受不了。”

我一下子挺起身跪在那里:“大哥行行好,饶了我吧,你也知道我是冤枉的啊!”

“冤枉?呵呵,我一看你就不是杀人的料,你以为警察看不出来吗?兄弟,你知道这意味啥吗?你这案子太难破!明白了吗?你不像凶手,但你当杀人犯的人证物证都确凿,现在规定是命案必破!有你这么一个现成的凶手,你说他们还会费劲巴拉地再找其他凶手吗?万一找不出凶手他们怎么给上头交代?”

我听得目瞪口呆!

“所以,现在任务落在我们这儿了,我跟你说清楚我是不落忍看你稀里糊涂的,真要是结案把你毙了,黄泉路上你也别来找我们的晦气,我们也就是个办事儿的。”

“求求你别杀我啊大哥!”我吓得浑身筛糠似得发抖。

“杀你?开玩笑呢,那不可能,兄弟”他笑了:“杀你我们不就是杀人犯得偿命了吗?我们只是负责折腾你,你一天不招,我们就天天折腾你,你要是招了,我们也就消停了你也消停了。”

周围的囚犯嗷嗷叫着,坏笑着,就像过年一样。

“今晚肯定躲不过了”我心里沉下去。

“兄弟,我看你是个眼镜儿可怜你,今儿就指点你一下,你知道从你讲的过程来看,哪一个环节有问题吗?”

“哪一个?”

“你说你出了那娘们儿的门,那个朋友给你打电话,你不觉得有问题吗?”

“有啥问题?”

“傻逼你不想想那么晚了,平常这个时间你们两个都应该在家,家里有老婆,他当着他老婆给你打电话介绍小姐,你当着你老婆问他小姐的电话?已婚爷们儿之间有在晚上打电话介绍嫖娼的吗?!他是怎么确定你是不在家的?!”

我的脑子哄的一声!

刘胎神!刘胎神!刘胎神!

是啊,这孙子一贯吃独食,真有好的什么时候主动给我说过?!

“我靠!我要检举……”

“你检举个屁!警察不知道?证据呢?而且警察肯定也询证过了,一个嫖娼电话跟你这个案子有啥关系?”

“……”

“再有,我问你,有小姐晚上关机的吗?小姐白天业务多还是晚上业务多?”

“哎呀呀,大哥!您真是神探啊!”我热切而崇拜地看着他:“大哥我得申冤啊!”

“傻逼你出得去吗?我就这么一说,你连这些细节都体会不到,都他妈的蹲大狱了还想着跟小娘们儿的男女事,要我说,打死你也不冤!来!兄弟们,把他弄到洗手池那边,正好是探头的死角,咱们来伺候一下这位爷!”

在大家的轰然叫好中,我被人一把按在地上,开始往牢房的洗手池那边拖,我拼命挣扎,这时突然头部被飞起一脚,我半个身子都被踢起来,当时就处于晕厥状态,开始呕吐,迷迷糊糊中,好像那个牢头交代了几句,我感到我的手臂被他们架高,然后马上背上和胸口被猛烈地踢踹,三两下就听到嘎嘣嘎嘣的钻心的疼痛和声音一起传递过来,我听到壮汉说:“这孙子真不禁打,两边的肋骨都断了几根。”

那牢头过来,摸了我几下,俯着我耳朵说:“兄弟,你这犯的是死罪,我这是在度你,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然后他说壮汉们说:“还不够,再来一下狠的!”


霎时,我的胸口猛震了一下,感觉一把锥子刺进了心,我一下子咯住,呼吸不了,一呼吸就扯心扯肝的痛!在我彻底昏迷之前,我咳了一大口血,我看见我的鼻孔吹出了一个大大的血泡。

评分

参与人数 3威望 +24 收起 理由
百厘马 + 4 很给力!
黑桃A + 10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雪青 + 10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2 08: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太客气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11 12:32: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多月了,邓宝器应该已经被毙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12 10:54:08 | 显示全部楼层
等!等!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触屏版| Archiver|小黑屋|邻友圈 ( 京ICP备05082545号

GMT+8, 2018-7-18 05:29 , Processed in 0.10856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