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友圈

搜索
查看: 2221|回复: 2

北京798地标尤伦斯易主 缺钱成民营美术馆常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3 06:34: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语音播报
搜狐财经12小时前
北京798地标尤伦斯易主 缺钱成民营美术馆常态

近日,尤伦斯艺术中心(UCCA)突然宣布易主,引发了艺术圈的广泛关注。

尤伦斯艺术中心终于找到了新的投资人,月云投资和江南春成为了新主人。从2010年开始,尤伦斯就一直在寻求出售,但直到最近“另一只鞋子终于落地”。这是国内完成的首笔民营美术馆交易,背后反映出民营美术馆机构的运营压力以及资金匮乏现状。

尤伦斯艺术中心易主

近日,尤伦斯艺术中心(UCCA)突然对外宣布,“自10月6日起,一组包括Future Edutainment公司、江南春先生和其他相关集团在内的UCCA长期赞助者将接管UCCA的母公司UCCA集团的所有权与控制权”,引发了艺术圈的广泛关注。

点击显示图片

UCCA是北京798艺术区的地标,由比利时收藏家尤伦斯夫妇创建,于2007年11月正式开馆。UCCA总面积达8000平方米,其前身是建造于上世纪50年代的工业厂房,在保留了原有建筑风格的同时,由建筑师让·米歇尔·维尔莫特和马清运共同设计。

据了解,Future Edutainment公司是上海云月投资(Lunar Capital)旗下子公司。云月投资成立于1999年,是专注消费领域的并购专家。在中国的基金圈子里,云月投资算是另类,在17个年头里只投资了17个项目,包括牛头牌、姚太太、益民、智强、英氏、皮卡泡泡、I PINCO PALLINO等。

江南春是分众传媒的创始人,2016年胡润百富榜,江南春以350亿财富排名第43位。

UCCA一直在租用798艺术区的场地,并没有实际资产。盖伊·尤伦斯本人的藏品又与机构独立,出售UCCA,相当于出售的是品牌价值和团队。所以,管理团队能否保持稳定和798管理方的支持就显得尤为重要。

据尤伦斯公告显示,现任UCCA馆长的田霏宇将继续领导该机构,同时他还将加入UCCA集团董事会;另一方面,798艺术区的管理方七星集团也发声表示对尤伦斯的大力支持,接下来UCCA集团将着手翻新和扩建它现有的场馆,确保其在中国最领先的当代艺术和创意园区中的核心地位。

作为交易的一部分,UCCA集团将分拆并巩固UCCA基金会(注册于香港的免税慈善机构,在北京设有分支),以鼓励更多中国重要收藏家、艺术赞助人和慈善家参与其中。

在此之前,“UCCA最初的发展模式是靠尤伦斯夫妇的赞助,而盖伊·尤伦斯在2007年创立了北京安特维奥文化交流咨询有限公司,这本就不宜于UCCA的长远发展。如今UCCA将以一个非盈利机构的身份继续运营,我们将会更有效率地筹集资金、也有了更大的自主权,希望继续提高每场展览的质量、扩大观众的人流量。”田霏宇说。

对于此次交易,圈内人士表示既欣慰又有些担忧。“一方面,新资本的介入对UCCA来说是件好事,极大解决了资金问题,同时保留了以田霏宇核心的团队;但另一方面,投资美术馆并不是能获得利润回报的项目,投资机构能够支持多久,是否会让尤伦斯继续保持学术的绝对独立性?”

连年亏损成转手主因

早在几年前,就有消息称UCCA的创始人尤伦斯正在寻找买家。据业内人士透露,“2010年前后,尤伦斯曾经与时任民生银行高管的何炬星谈过民生收购尤伦斯艺术中心的计划。当时的方案是民生觉得单纯艺术中心没有实际资产,且尤伦斯的条件是收购后机构不改名。因此民生建议同时也收购一批藏品。但是后来双方没有谈拢。”

2016年6月30日,UCCA和尤伦斯基金会联合发布声明,“盖伊·尤伦斯先生现已步入80岁高龄,希望将UCCA托付于新的艺术赞助人,以在未来继续支持和发展这一重要的艺术机构。”

业内人士刘女士透漏,尤伦斯夫妇虽然有30多个继承人,但都表示不要这个美术馆,因为美术馆就是个赔钱买卖。在最初成立的时候,UCCA的运营费用主要依靠尤伦斯基金会的赞助:2008年尤伦斯基金会提供了8600万的资金,之后以平均每年30%的比例递减,2013年、2014年提供了2100万左右,2015年大约在800万左右。“十年时间,尤伦斯在UCCA的投入应该在3亿左右”,刘女士说。

虽然尤伦斯艺术中心近年来努力探索自主经营模式,组织艺术活动、GALA义拍,进行场地出租,以及开设艺术商店等,但目前为止,尤伦斯艺术中心依然无法实现自负盈亏。根据尤伦斯公布的2015年数据显示,共有员工72位,现场观众参观数为80万人次,总运营成本为4092万,其中年度庆典晚宴义拍贡献比例为20%,企业赞助25%,个人赞助10%,尤伦斯艺术商店20%,每年还有大约20%左右的资金缺口,由创始人捐赠占。

一方面是UCCA极度缺乏运营资金,另一方面是尤伦斯的藏品来屡屡出现在拍卖会上,而且获利也很丰厚。据了解,尤伦斯夫妇与北京保利和香港苏富比合作,共10次联手推出过拍卖,考虑汇率因素,总计取得了超过人民币14亿元的总成交额。

2009年秋拍,明代吴彬所作的《十八应真图卷》以1.69亿元创造当时中国绘画的拍卖纪录;2013年,香港苏富比秋拍,曾梵志作品《最后的晚餐》以1.8亿港币成交;2016年,《局事多暇帖》在嘉德“大观”夜场中以2.07亿元成交,买家为王中军。

很多人纳闷为什么不把拍卖所得拿来运营UCCA?这就不得不提UCCA和尤伦斯基金会的关系了。UCCA的运营实体是北京安特维奥文化交流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UCCA并没有自己的馆藏作品,而尤伦斯的藏品与艺术中心也毫无关系,也就是说,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就是一个租赁的展览馆而已,尤伦斯基金会对它并没有多少支持。

缺钱是民营美术馆的常态

“运营困难并非UCCA独有的,国内的民营美术馆几乎都面临这个问题,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刘女士介绍说。

据了解,在中国民营美术馆主要分为三类:第一类是以今日美术馆、广州时代美术馆、上海外滩美术馆、OCAT上海馆为代表的地产公司主导派;第二类是以民生美术馆为代表的金融公司系统类;第三类是以上海余德耀美术馆、刘益谦、王薇夫妇的龙美术馆等为代表的私人藏家掌舵型。

据数据统计,58%的私人美术馆每年的运营费用在25-100万美元之间;100-500万美元之间的占21%;500万美金以上的占11%,包括龙美术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但收入方面却差强人意。据AMMA&LL的调研,目前私人美术馆的的运营资金主要来 源于创建者的资金支持、商业集团捐赠、美术馆纪念品商店、艺术公益家的捐赠、餐饮等。

缺钱成了民营美术馆的常态,无论体量大小。即便是背靠资金雄厚的大企业,得到的资金也并不能完全覆盖一家美术馆的运营费用。“我们虽然有中国民生银行作为最大赞助人,相对而言压力可能要小一些,但是离一个大体量美术馆的运营资金需求还很有差距。”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周旭君说。

“一到七、八月,我们就要考虑第二年的赞助商,所有的国际大牌都是在7、8月开始考虑第二财年的规划。如果错过了这个时间,有再好的case,它也没有钱给你了。”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上任的前两年,80%的时间都花费在找赞助商上。

资金就是美术馆的生命线。“现在为什么有很多美术馆突然关门,因为它本身没有成熟的造血机制,很大程度上依赖创始人,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美术馆最先被舍弃。”刘女士说。

相比之下,美国很多大型美术馆都是民营的,虽然有政府的部分资助,但美术馆创建和运作机构还是以私人董事会为主。这种制度是建立在西方国家对公众艺术事业的鼓励体制之上的,企业家支持公共文化事业是可以减免税收的,所以很多富豪将个人财富转化为美术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从一开始就保持其绝对的独立,其收入主要来自募捐、门票和基金会。

北京时间记者 周永亮









转载本公号文章请留言,转载时请在文首注明来源和ID,同时请勿删除文中北京时间财经(ID:caijingbtime)字样,否则本公号将追究其法律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浏览原文
好文
太水
分享到

微信
朋友圈
发表于 2017-10-13 10:08: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4 09:31: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触屏版| Archiver|小黑屋|邻友圈 ( 京ICP备05082545号

GMT+8, 2017-10-23 06:57 , Processed in 0.08181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