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友圈

搜索
查看: 23864|回复: 4

山水志杰——画家李志杰和他的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15 15:53: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23864 | 回复: 4
(作者:贾乾初)这篇小文酝酿的时间委实太过漫长了,漫长得我甚觉有愧于志杰兄。然而,题目却是早就灵光一闪之后便确定无疑了。李志杰钟情山水,沉浸数十年,不屑于小情调,寄情于大境界,孜孜矻矻,勤奋非常,诚然是“山水志杰”!此题涵盖着我对他和他艺术的基本判断,若解读为“画山水之李志杰兄”,未免令人气沮。此题之正解,八字便可精准概括:“志于山水,取法伟杰”,画家李志杰的审美理想与艺术道路尽皆囊括其中。这一概括甚至令我稍有些浅薄的得意。



一、志于山水
与志杰兄相识甚早,在沧州的一些笔会或其它艺术活动中,接触很多。惟那时我把自己的圈子严格地划定为书法,所以很少与画家们交流。但这并不妨碍艺术活动中的关注与观察。从一开始认识他,看到他作品最多的是各种形式的山水画,大到六尺整张,小到扇面小品,几乎没有看过他的花鸟作品。即便有,我想也大概属于他本行之外的“反串”遣兴之举吧。志杰兄何以“志于山水”,数十年不移其志?我并不想直接问他,而想从与其交往及作品中一窥究竟。



首先是人的原因。志杰兄长得并不“文气”,落腮髭须,爽直明快,往往未见其人,先闻其大笑。我以为,这是代表性的沧州汉子类型之一。作为一个画家,他居然是沧州燕青门陈风歧大师的嫡传弟子,身手了得。沧州这样的奇人实在太多,你觉得人家是个练武术的吧,其实人家还写剧本,你觉得人家是个大夫吧,其实人家写小说,你觉得人家是个画家吧,其实人家练武术……老实讲,对此我特别为沧州自豪。志杰兄怎样由一个练武术的演变成画家,我们姑且置之不论,这个画家在沧州地域文化的熏染下,在武者底色的支撑下,会画什么样的题材?追求什么样的境界?颇值得寻绎。可见想见,惟山水可彰其胸次,惟松云可承其气象。风花雪月,小桥流水,缠绵缱绻,闲雅秀媚,断与此人无干。



其次,是审美理想的原因。有斯人而后有斯作,知人论世始终是艺术研究的不二法门。从他的山水画作品看,他的审美理想,至少集中在这样一些范畴上:“雄”、“朴”、“苍”、“厚”。他的山水画总体特征上是追求沉雄阔大的气象的,他虽然也涉及“小桥流水”的题材,但气象感觉却不是闲雅温秀的,而同样是沉雄阔大的。在用笔设色上,他用笔肯定,繁简相宜,并很少用复杂艳丽的颜色,只是于皴擦之外,水墨中略加些青赭,表现出质朴清和的特点。在用墨上,他干湿浓淡,五彩均施,但却表现出苍茫旷远的境界追求。特别是在他的大型作品,浑厚华滋,又表现为他的一个突出的审美追求。我总是奇怪,他为何对大型作品情有独钟?不累吗?他笑曰:已过半百,趁体力精力尚能支持,便要多画大画。这理由,并不能真正说服我。我想真正的原因,还是大作品更符合他追求沉雄阔大,质朴苍厚的审美理想。



二、取法伟杰
康有为说,“晋魏人笔意之高,盖在本师之伟杰。”(《广艺舟双楫·本汉第七》)可知,书画之道,取法伟杰是书画家艺术道路的第一要义。志杰兄循此路径,亦于“取法伟杰”之事业焚膏继晷,不惮劬劳。其“伟杰”之取法对象有二:一曰自然山水;二曰历代山水画杰作。



山水画家之辛苦在于除埋首故纸之外,还要将激情与气力诉诸自然山水。作为一个生长于燕赵半生的北方汉子,志杰最过钟情的是他说起来倍就感激昂的八百里太行。李太白描述太行山,一句“磴道盘且峻,巉岩凌穹苍”,便道尽太行山之雄峻苍郁、伟岸深秀之美。因此,志杰写生入太行最多,画稿最多,感触也最深。尽管他亦曾屡屡南下黄山与雁荡山,感受和领略不同类型的自然山水之美,但他最为醉心的还是八百里太行。古人讲“外师造化”,其实还需要一个画家的主体前提,就是所谓“中得心源”,也就是画家的审美趣味、艺术理想以及生活积累与自然造化的相激发程度。倘若没有了这种激发,“外师造化”只是漂亮的虚文而已。显然,作为华北大地脊梁的八百里太行山,那里的苍岩、古松、云气、民居,都更能激发志杰的热情,更符合与他的审美趣味和艺术理想。




志杰在师法古代“伟杰”山水画家和作品方面,亦属用功精勤。他对自宋范宽以来元、明、清山水大家均认真学习过,其中元之黄公望、王蒙、倪瓒,明之沈周、董其昌,清之四王、石涛对他的山水画学习和创作都有过很大影响。当然,习中国传统山水都谁能绕过这些泰山北斗样的大师?不从此中汲取营养,试图浅薄地自行创造,恐怕才真正是陷入艺术上的歧路。大师作品“伟杰”,需得体认到位方才识得三昧,并化为自己的艺术语言,也才能有所创获。石涛说:“得其画而不化,自缚也。”盖取法古人,必须要在体认到位的基础上,做到“化”,否则奴书奴画,终生无为。



志杰在他的山水画艺术实践中,特别重视对于古人作品的体认,努力做到“化”,化到自己的写生与创作中,从而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山水画艺术格调与境界。除了师造化、师古人,对于今人山水大家如范扬先生,志杰亦如同青年人一样,去高级研修班继续认真学习,希图精进,此种积极而平和的心态,我非常欣赏。
人生苦短,能志于山水,并取法伟杰,我想这应该是志杰兄人生的幸福所在!在他不懈的艺术实践中,真正的能够寻到自家生命的下落,并得到精神与价值的归宿感。这一点,我愿与志杰兄共勉。



庚子夏初于北溟山居
【作者简介:贾乾初,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山东大学(威海)艺术学院美术系副教授、硕导,法学博士、政治学博士后,山东大学(威海)书法研究院副院长。】
发表于 2020-5-15 16:13: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lihai:}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15 19:04: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玉思聪 发表于 2020-5-15 16:13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15 21:54: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16 17:01: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beifeng 发表于 2020-5-15 21:54
真棒

多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新帖
  • 回复
  • 收藏
  • 分享

触屏版| Archiver|小黑屋|邻友圈 ( 京ICP备05082545号

GMT+8, 2020-11-26 14:52 , Processed in 0.053847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