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友圈

搜索
查看: 6255|回复: 6

巧笑倩兮 美目盼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16 15: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春日迟迟 于 2020-9-16 15:38 编辑

巧笑倩兮 美目盼兮

打了好几个月交道之后,才能大致辨认出她的模样,以及记住她的名字。而我所谓的认出,其实我心里也并没有太大把握。那么多人,身着一模一样的工作服,一模一样的工作帽,一模一样的口罩……对于疑似脸盲症,认人完全不灵光的我来说,实在是太难了。我怀疑,如果在医院之外,如果她恢复便装,我可能和她面对面,也完全认不出来。

初到这家医院的二楼,第一感觉简直是像到了大观园怡红院。除了一个宝哥哥——二楼唯一的医生,也是整个二楼唯一的男性,其他都是貌美如花,莺声燕语的姐姐妹妹们。如入百花丛中,个个如花似玉,莺声燕语,笑语盈盈,目不暇给,完全分不清谁是谁。只觉得她们身上湖蓝色,或者说蒂凡尼蓝的护士服,清新美丽,像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张爱玲曾经这样写道:生活的艺术,有一部分我不是不能领略。我懂得怎么看七月巧云,听苏格兰兵吹bagpipe,享受微风中的藤椅,吃盐水花生,欣赏雨夜的霓虹灯,从双层公共汽车上伸出手摘树巅的绿叶。在没有人与人交接的场合,我充满了生命的欢悦。可是我一天不能克服这种咬啮性的小烦恼,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

某种层面来说,我亦有同感。能轻易记住诗词歌赋,历史地理,科技人文,公式定理原理推论等等等等,可是却很难记得人的长相。常常有同学许久,或同事许久,或比邻而居许久的人,即使常常碰面,可我却依然相见不相识。如果对方不主动打招呼,我基本上分不清谁是谁。或者有时即使有人打招呼,我也热情回应,但那是出于礼节,或为了避免尴尬,只知道那一定是个熟人,但是我究竟是在和谁说话,却茫茫然。除非在谈天中,提到了一些具体的事情,根据这些线索,我能推理出来对方是谁,从而使得交谈能够深入下去。

除非是长时间的相处,以及很深的交情,我才能真正记住一个人的样子。而这,需要时间的积淀。而我,与她的交道,不过只有去她所在医院进行治疗的两个多月,对于一个疑似脸盲症的人来说,还不足以记住一个人的样子,除非,有些特别的什么事情。

是有些什么特别的事情,让我在两个多月之后,终于记得她了呢?其实仔细一想,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毕竟,护士的工作,都是一些平平常常的Routine的事情,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

许多病患,都是附近居民,彼此熟识,常常呼朋引伴同来,他们彼此熟识,也与医护人员熟识,形成了一个自成体系的热络的熟人生态圈。我只是远道而来的外来客,与所有人都素不相识,既无任何故旧,也无心与任何人闲谈,唯一目的就是治病。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热闹的是他们,我只觉得嘈杂。索性做一个安静的局外人,反而具有了某种置身事外的旁观者角度。

是从什么时候?又是因为些什么,而注意到她的呢?也许是当她在门口负责叫号安排病床时,无论多么繁忙,总是安排得有条不紊,减少了某些不必要的混乱;也许是看到当行动不便的患者前来时,她反应迅速,立刻过去笑盈盈地搀扶到病床上;也许是治疗过程中,她的辅助工作总是细心娴熟,从未出过任何差错;也许由于我的治疗项目较多,她每次都会给安排得妥妥贴贴,哪项先做哪项后做,如何衔接,哪几项可以同时进行,而且随时会根据医生的时间,而进行相应调整,极大地提高了效率,减少等待时间。并非对我如此,对每个患者,也都如此。

也许,还因为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情。某位老年男患者准备治疗,脱得只剩内裤,却不肯拉上病床布帘。她——也许是她,也许不是,我并不特别确定,因为彼时我还对她们处于脸盲阶段。但即使不是她,也是一个像她一样,温和而有原则的护士,温柔地劝那位患者拉上自己的帘子,那位患者却不肯,说拉上帘子觉得憋气。护士温声软语相劝:您看,这里还有女士呢,这样多不合适。一边说着,一边帮他拉上帘子。又哄又劝之间,消弭于无形。发生在我眼前,过程尽收眼底,心里很感谢护士对其他患者的尊重,以及尽到职责。

毕竟,医护人员是专业人士,他们所有工作内容都是与人体打交道,一切都司空见惯。可是对于普通人来说,个别患者明明有条件遮挡而不遮挡,而使得他人不得不面对陌生人的裸露,实在尴尬。其实,类似情形不止一次发生,就在写这篇小文的这天,治疗室里,再次出现老年男性患者脱得全身只剩一条只到大腿根的内裤裤头,这样的状况,本该待在病床布帘里面,可是他却突然拉开布帘出来溜达。吓人一大跳,也令人十分尴尬和不适。

我能理解和体谅,患者为因治疗需要而必须裸露身体,也能理解和体谅某些时候,因病床紧张,而在座位治疗的患者,偶尔不得不部分暴露。可是,如果是有病床的人,还是应该拉上帘子,既是尊重自己,也是尊重他人。

护士的工作,诸如此类,尽皆琐碎之事,难以一一尽数。我始终只是静静旁观,未发一言,但无需刻意,都能尽收眼底,也就是在这日复一日的接触之中,对她的工作态度和素养留下了深刻印象。在这些点点滴滴而又日积月累的小事中,渐渐能够认出她来。后来渐渐能认出她来之后,我开过一句玩笑,说她:“日理万机,有条不紊。”这既是一句玩笑,也是一句实话,她的利落配得起这个评语。每当我遇到她当值,看到她笑盈盈的眼睛,会觉得如沐春风,也会觉得放心。因为我知道,她会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贴贴。

治疗次数多了,渐渐了解到,这里所有的医护人员,每周都会进行业务考试。而某一天下午,我发现治疗室里多了一位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士,坐在治疗室的工作台前,给年轻的医生准备银针。我问她那是谁,她告诉我,那是院长。卫生中心下辖七个卫生站,院长每周一都会去其中一个卫生站巡视。我终于明白为何这家医院虽小,却有着不错的医生和护士,也有不少患者慕名前来,颠覆了我以往对于小医院先入为主的偏见。这一切,与医院自上而下的管理与重视是分不开的。看到医护人员各司其职,尽职尽责,院长先生应颇感欣慰。

而我所谓的终于能认出她,其实也只记得她的眼睛,因为在帽子口罩和护士服的全副武装之下,我能看到的也只是她的眼睛。她的眼睛,总是笑意盈盈,恰如她的名字——小倩。那些熟门熟路的患者,都这么亲昵地叫她,我也入乡随俗。她是个的山东姑娘,也是个有七八年工作经验的主管护师,她的名字里有个字,叫她小倩,最恰当不过。《诗经·卫风·硕人》里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正是爽快麻利,开朗爱笑的小倩的写照。

《诗经》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诗歌总集,“风”的意思是土风、风谣,其中先秦时代卫国地方民歌,称为卫风。卫国是周朝的一个姬姓诸侯国,辖地大致为现在的河南省黄河北部、河北省邯郸市及邢台市一部分、山东省聊城市西部一带,先后建都于朝歌、楚丘、帝丘、野王。山东聊城曾属卫国,山东姑娘小倩,恰似《诗经•卫风•硕人》里两句诗,也算是时隔数千年之后的卫风之缘吧。

一个业务扎实,诊断准确,治疗到位的优秀医生,会立竿见影,手到病除,药到病除。患者们会口口相传,医生会声名鹊起,口碑日隆。而一个优秀的护士,其实很少有人能够注意到她们日复一日平凡工作中的付出。人们往往会记得一个好医生,会因为一个好医生而慕名前往,护士却往往容易被忽视。比如我自己,几十年间,记得几位好的医生,但是很惭愧,却几乎没能记得过哪位护士。如果不是这段时间的漫长治疗,而渐渐认识小倩。人生中所接触过的整个的护士群体,在我的印象里,也许依然是模糊一片。

一个护士的作用,不仅仅只是照顾患者,更重要的是,为医生做助手,帮医生处理好一切辅助工作,让医生能够专心于诊断和治疗。因此,在医生与患者之间,护士起到的是双向的辅助作用。

我依然脸盲,即使已经接触数月之久,但实际看到的不过只是一双双眼睛。如果离开了医院这个特定的环境,如果医生或护士换成生活中的便装,即使在大街上迎面相遇,我肯定及确定,依然可能一个都认不出来。但是,即使可能会相见不相识,但对他们的尊重和感谢仍在。将所见所闻所感,留在文字里。见字如面,尽在不言中。

泰戈尔在《飞鸟集》里这样写道:
果实的事业是尊贵的,花的事业是甜美的;但是让我做叶的事业吧,叶是谦逊地、专心地垂着绿荫的。

如果说医生的工作,是果实的事业,是花的事业的话,那么护士的工作,就是叶的事业。
借泰戈尔的这首诗,送给护士小倩,以及,每个以认真之心工作,以善意之心待人的人。


发表于 2020-9-16 15:29: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位温柔到骨子里的白衣天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16 22:55: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碰见好大夫好护士都是运气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17 00:06: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到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8 07:18: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玉思聪 发表于 2020-9-16 15:29
一位温柔到骨子里的白衣天使

是啊,愿这世界多一些温柔相待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8 07:18: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beifeng 发表于 2020-9-16 22:55
碰见好大夫好护士都是运气好

的确如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8 07:19: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妮妮L8 发表于 2020-9-17 00:06
文笔到位。

遇到美好的人,配得上美好的文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触屏版| Archiver|小黑屋|邻友圈 ( 京ICP备05082545号

GMT+8, 2020-10-1 15:22 , Processed in 0.051939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