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友圈

搜索

[原创]
(望京故事)《以美为生》修订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5 10:34: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5 10:40: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5 12:42: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5 14:38: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5 19:49: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5 21:30: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5 22:24: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5 23:42: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出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6 05:22: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26 10:49: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口气把楼主写这本出看完了,意犹未尽!什么时候在更新呢!静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6 00: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以上各位朋友的支持与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6 00: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坚持!!! 发表于 2018-2-26 10:49
我一口气把楼主写这本出看完了,意犹未尽!什么时候在更新呢!静等!

谢谢您欣赏!最近小忙,有空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7 03: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十八



    此时此刻,在北京回龙观地区一处住宅小区的东门前,一盏昏暗路灯下面,笔直地站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男人——画家周凤鸣伫立在黎明时分瑟瑟寒风中,样子看上去就像是刚刚害过一场大病,身材消瘦,面色清癯,个头倒是不矮,但看着头重脚轻,给一旁巨大结实的门柱衬托着,愈发显得瘦小枯干,毫无特点,要不是他那一双深陷进眼窝中的眼睛异常明亮,他的存在几乎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一如芸芸众生悄无声息的命运,总是被波澜不兴地淹没在岁月长河的浅滩中。

    黎明在这里呈现得混浊而又混乱,抬眼望去,天的边际似有一道渐渐稀释了的游移不定的光影,飘忽不定地梭巡着徘徊于天地间那一层厚的难以穿越的混浊大气的上方,以一种气喘吁吁的方式缓慢而又犹疑地惨白着荡漾开来,巨大的城市则仍旧萎缩在一团浓郁的阴影里,悄然匍匐在自己的脚下浑浑噩噩地酣睡。

    周凤鸣不知在这里站了多久,几个早起晨练的人自他身边经过时,无不拿异样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他,虽说他的样子看起来并不像一个疯子,可是看在他们眼里,其实就跟个疯子差不多。惟一不同,是他还能守着他的规矩,这才在他本来有可能惊扰了他们的方面给他们带来一丝足以宽心的慰藉。周凤鸣那,似乎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还有这些过路的人,只将一双明亮的眼睛延展着探向前方,仿佛那里有他魂牵梦绕的所在,不可与人言说的曼妙景象,他看着看着,心灵扑棱棱地生出翅膀,翱翔着飞了过去,只把一副冰冷的躯壳留在了原地。要不是一辆临时有急事出来的汽车朝他一个劲儿地鸣笛,他甚至可以一直这样望下去。但在这以后,他清醒了过来,一直带着一脸歉意的微笑,向所有进出的人点头示意。现在,他就等着萧贤带乔妍过来,好让他们看上一眼他的作品,然后,他就准备去辞职,这样就可以安安心心地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家里,守着他的画,一直到它彻底干透。他想,无论如何都要买上一幅上好的画框,作为他个人的第一件拿得出手的礼物,亲自交在乔妍手上。正是这个女人挽救了他,同时,也给了他注入了再生的力量。从前,他一直不怎么讨女人喜欢,不免令他有点自卑,失落,于是,他就把他的画当成了他的女人,爱到了可以为之付出生命地步,直到有一天遇见了乔妍,他就把她当成了这个世界上惟一的女人。欧阳媚儿不清楚这一点,所以,当他看见周凤鸣明亮的眼睛里居然没有闪动出一丝一毫的慌乱时,禁不住大吃了一惊。在她印象里,一般的男人很难盯着她看上三秒钟的,如果他们还想要继续看她一眼,不可能不显露出某种怯意。这令她对这个人的兴趣陡然升高。

    见乔妍从一辆陌生的车上下来时,周凤鸣高兴的脸上放出了光彩,但是马上他紧张了起来,好像浑身上下那那儿都不对劲儿了似的。

    “哥,你没事吧?”乔妍走上前关切地问道。

    “我挺好的。我老弟那,不是叫他和你一块儿来吗?”

    “他出差了。哥怎么忘啦?”

    “奥——是的——想起来啦。不过,你一个人来了也行。昨天夜里,总算把你给画出来啦啊!”

    “我?”

    “对!你!我平生画过的最棒的一张画!”

    当欧阳媚儿迎着周凤鸣走近前来时,乔妍马上给他们做了介绍:“她就是媚儿——我嫂子的妹妹,哥的‘山中黎明’就是由她帮忙卖出去的。并且,她还特别欣赏哥的画那!”

    “是么,谢谢啊!”周凤鸣转向了这位雍容华贵,美艳绝伦的女人说道。不过,神态上却完全不像他对乔妍那样,他看着她,仿佛是在看着什么值得欣赏的东西一般。

    欧阳媚儿一直盯着周凤鸣的眼睛瞧,时间长的甚至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失礼,然后,她就优雅地伸出一只软绵绵的小手。“周先生,很高兴认识你。你作品不同凡响,令人印象深刻。”周凤鸣没有去接她的手,反倒将自己的手背到了身后。

    “我没洗手那……”他颇为尴尬地说。

    欧阳媚儿笑了,笑的脸都红啦。

    乔妍忙着在一旁解释:“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就这个样儿,还一个劲儿地躲着我,非说自己身上有味儿那。”

    “是么——一个人——脏惯了——是有味儿嘛。”

    “可是我却听见了一句名言——‘大粪不能只是臭’。”欧阳媚儿非常欣赏地说。

    “我就这么想的,也不能算什么名言吧。”

    “周先生谦虚啦,至少我以为,这样的话不是一般人能说出口来的。”

    “没办法——也只能这样想一想啦。”周凤鸣搓着手苦笑着说。

    两位仪态端庄,容貌靓丽的美女围着一个面色苍白的保安有说有笑的情形引来了过往行人的侧目。乔妍见了就说:“哥,把钥匙给我,我和媚儿先过去。”

    “弟妹呀,”周凤鸣突然以一种近乎于央告的语气对乔妍小声说:“你能不能和欧阳小姐先把车开过去,楼下等我一会儿,再过十分钟我就可以交接班啦——我想——我觉得——应该亲自把你领到那幅画像前才好。”

    “行。”乔妍说:“我们不进去,就在楼下等哥来。”

    周凤鸣笑的别提多开心啦,人仍旧表现得十分拘谨,似乎他正在一边高兴,一边小心翼翼地掩饰自己的这份喜悦。欧阳媚儿看在眼里,心说,也许这就是乔妍为什么会说他“萌萌哒”的原因。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居然还会在她面前表现得那么镇静,赤诚,丝毫没有流露出一点心动的意思来,倒是叫她百思不得其解。这样,当她在周凤鸣住宅的楼下停好车,人也放松下来的时候,她就对乔妍说了一句话:“我知道何为艺术家,但是,我真的不能说我知道何为天才!”

    不大一会儿功夫,周凤鸣就过来啦,两位女士在车里望见他,双双下了车,在单元的门口,他们又聚在了一起。周凤鸣的家就住在第一层,他们几乎立刻进了门。

    一进得门来,欧阳媚儿就觉得迎着她的鼻腔灌进来一股浓烈的雄性激素的味道,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倒是乔妍早已闻惯了萧贤身上的男人味儿,多少还有那么一点点回到家里的感觉。可在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啦,两位女士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十分紧张,好像无形之中有什么东西影响了他们,而她们又不知道那是个什么——这种感觉真的无法形容,不是恐怖,却和恐怖很近,用欧阳媚儿的话说,就是有一点“失魂落魄”——在她们即将见证奇迹的时刻。

    周凤鸣将两位女士领到画室门前。小声地说:“还没干,不能碰的。”他一说完这话,马上想到欧阳媚儿是个大行家,顿时羞的满面通红。“抱歉。”他对她嘟囔了一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7 03:3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十九



    一个人望见了自己的灵魂——这事的确够古怪的。然而,比这还来得有趣的,竟然是有两个女人在同一时刻从同一幅画上望见了自己的灵魂。

    后来,乔妍一直认为,那一天颇为神奇,一幅美好的画卷当然可以为那一天作证,可在乔妍看来,要是让这幅画和看见了这幅画的人做对比,自身又似乎算不了什么。这件事表明了如下的事实:即在我们还有可能不一样的方面,我们也有机会与自己迎头相撞,我们见到的自己,恰恰与我们不同。

    有生以来,乔妍头一次目睹了自己的灵魂,从那一幅名叫《星光、树林和女人》的油画上面。更奇怪的是,欧阳媚儿竟也从那幅画上看见了自己的灵魂,但她却超越了那幅画,直接目睹了作画人的灵魂,只不过,这个灵魂不是周凤鸣的,原本是她自己的。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灵魂居然会寄生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反过来却令她自己变得失魂落魄,无家可归。恍恍惚惚地,她就看见乔妍上前深情地拥抱了周凤鸣,好像他们原本是一对情侣。泪水瞬间从她美丽的凤眼里流淌下来,完全无法止住,哭的跟个泪人似的。

    那一天,还有一件事是乔妍解释不通的,在她印象中,欧阳媚儿差不多也像个鬼魂,因为她几乎是在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直到她追出去的时候,连人带车都没了踪影,她打她的手机,无人接听,再打,关机啦。欧阳媚儿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她搞不懂这里面的具体情况,可有一点心里还看得很明白,甚至,某种程度上她还十分熟悉,因为她马上想到了萧贤,当他们第二次在咖啡馆见面时的情形。“没错,就是那样,我知道的。”欧阳媚儿像极了萧贤当时的样子,惟一不同,她不是萧贤。这倒令乔妍困惑不已。无论如何,她就是无法相信,这个风华绝代,唯我独尊的女人会为了什么人画了一幅画而对什么人动了真心。但是,不管怎么说,她都认为欧阳媚儿是好意,能够在一幅画面前流泪的人,心地又怎么可能不够高贵,不够善良。这么一转念,她又放心了不少。兴许,正是由于欧阳媚儿太过骄傲,所以,才不愿意在人前流泪。于是,她马上安慰起周凤鸣。“媚儿不会有什么事的。肯定是哥的画画得太好,好到闪了她的眼睛。我想,不用多久,她还会再回来看的。”

    “那就好。我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

    “哈哈……”乔妍忽然想起什么,忍不住地一阵大笑,搞的周凤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等笑痛快啦,她就说:“本来,我还以为哥会被媚儿靓得睁不开眼睛,谁想的到呵,居然是哥把她给靓瞎啦。这事,我回去得好好跟萧贤说道说道。”

    “她是挺美的。”周凤鸣十分客观地评价说。

    “可是,哥表现得那么镇静,没一点被魅惑的样子呵。”

    “因为你更好看嘛。”

    “我再好看,充其量是你妹子,没办法照着一个女人那样的来关心你,照顾你。嗯,我想好了,等到将来,哥成了大画家,我啊,还就得照着媚儿的标准帮哥找上一个——那样我就放心啦。”

    那一天,上午剩下的时间里,乔妍一直都在听周凤鸣给他讲解《星光、树林和女人》的这幅油画,听他讲他在画这幅画时的心路历程,以及为这幅画所做的大胆创新,她听了,眼泪不时地在眼圈里打转,不忍心看他,又忍不住看他,有时,又一边看画,一边悄悄打量他,好像她今天才第一次见到他似的。她感慨极啦,想不明白上天为什么会让这么一个身世凄凉,地位卑贱,外表平凡,浑身上下还有点脏脏臭臭的男人画出了这么美好的一幅画来,以至于你一旦看到了这幅画后,必定会认为画了这幅画的人天资聪颖,与众不同,出类拔萃,有意无意间,将他当成了至善至美的化身。不然那,什么人够资格画上这样一幅画那?!

    快到中午时分,欧阳媚儿仍旧没回来,手机还是打不通,乔妍就为周凤鸣做了一顿午饭,亲眼看着他狼吞虎咽地吃了一锅,然后便离开了他。回家的路上,不免担心起来,总觉得今天哪里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只是她还搞不清楚那是什么。等回了望京,她才从这种游移不定的状态中摆脱出来。现在,她就盼着萧贤能够早点回来,她的这份思念,也已经到了不可遏制的程度,想的她,甚至都希望那男人把她撕了才好。

    三天后,萧贤回来了,乔妍立刻扑进他怀里,高兴的眼泪直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触屏版| Archiver|小黑屋|邻友圈 ( 京ICP备05082545号

GMT+8, 2018-9-21 10:28 , Processed in 0.121561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